海空一体战——军种协同应对反介入和区域拒止挑战

译者说明

本文译自http://archive.defense.gov/pubs/ASB-ConceptImplementation-Summary-May-2013.pdf,系“海空一体战”9.0版本的一份公开概要。

“海空一体战”是美军为应对(尤其是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而提出的最新作战理论。一个悲伤的故事是:本文翻译完成时(2016.4),美军似乎已经改用“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概念”了……

“反介入”和“区域拒止”分别指阻碍敌军向战区部署和阻碍敌军在战区内机动。它们威胁了美军“传统”的介入作战方式。“海空一体战”对此提出的解决方案是“网络化、整合化,纵深攻击来瓦解、摧毁和击败(NIA/D3)”。本文介绍了这些概念,还介绍了美军在军队建设方面应如何去实现“海空一体战”。

文章反复强调网络化、整合化的重要性,对比1930年代苏军的“大纵深作战——诸兵种合同战斗”,可见整个指挥体系的联合与高效,而非一两件先进技术兵器,才是战术战法创新的关键和趋势(天天喊改革可不是中国特色,美国也一样,哈哈)。

译者非专业人士,翻译(尤其是术语)多有错漏,请多包涵。如无特殊说明,文中“我”/“我军”等均指美国/美军。本文不代表译者赞成或反对其中任何观点。

前言: 海空一体战概念

美军一直在不断调整自己,以应对时刻变化的威胁。作为核心,海空一体战(Air-Sea Battle, ASB)概念是增强美军能力,旨在降低风险、维护行动自由的最新努力。类似于先前的努力,这一概念力图用崭新且具有创造力的方式更好地整合诸军种。这是美国力量投射的一种自然且精心规划的演变,也是美国21世纪安全战略的一个重要支撑。

“空地一体战”发展于1970和1980年代,目的在于还击苏军在欧洲的协同进攻。空地一体战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在敌预备梯队进至我交战正面之前,对其进行打击。这一任务被广泛地赋予空军,并且导致了陆军和空军之间史无前例的协作。类似地,海空一体战概念旨在进行纵深攻击,但并不局限于从空中控制地面,这一概念描述了应如何使用横跨空、陆、海、天、网全部五个领域的整合作战创造优势。进一步地,海空一体战概念还致力于在这五个领域保护我军预备梯队,这将它区别于其前身,空地一体战。海空一体战的防御部分帮助联合部队在敌人更远程、更精确的武器面前降低风险,这些武器可能影响我们的天基平台、地面部队、空军基地、重要舰船和网络基础结构。

海空一体战并不是一项战略,它是国防部所提出的战略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即在和平或危机时期向全球投射力量并持续作战。海空一体战概念将通过海空一体战办公室协调实现,它被设计于在长期发展军力,并会持续告知诸军种,他们在未来数年将面临何种制度、概念、程序性挑战。海空一体战概念试图向决策者提供回击敌人进攻的广泛选项。在低烈度冲突中,海空一体战使决策者得以和和盟友协同以确保介入,维持行动自由,进行力量展示或者有限打击。至于高烈度冲突,海空一体战保持了击败侵略的能力,并在先进武器系统的挑战下仍然维持升级优势。

海空一体战概念是意在塑造安全环境的行动中,一个有限但决定性的组成部分。类似于其他概念,海空一体战在和平和战争两方面都作出重要贡献。这一概念所主张的,增强的作战能力,可能有助于确定对潜在对手的决策演算。此外,如果美国持续向这一概念确定的诸能力投资,就可安抚我们的盟友和伙伴,表示美国不会放弃他们,屈从于潜在对手;否则后者可能尝试拒止(美国)国际共同体对国际海域和空域的权利。在协同安全援助项目及其他全政府范围的努力时,海空一体战概念反映了美国对在冲突中维持升级优势,并在全球维持安全和繁荣的承诺。

1.简介

(美国)国防部已经确认,我们必须探索和采取能保持美国在全球投射力量并维持行动自由能力的措施。在2009年7月,国防部长指示海军和空军部门,必须应对这些挑战,并着手于一个被称为“海空一体战”(Air-Sea Battle,ASB)的崭新作战概念。此后,美国陆军、海军陆战队、海军和空军就以创新方式合作,来解决反介入/区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A2/AD)造成的诸军事问题。随后,在2012年1月,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在《持续的美国全球领导力:21世纪国防的优先目标》中提出了新的战略指导,它尤为要求美军在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下投射力量。在2012年秋,所有四名副参谋长(Services’
Vice Chiefs)签署了一项,关于理解建立海空一体战概念实施框架的备忘录,这一框架需要通过增强联合部队塑造和开拓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的能力,来确保全球行动自由,并确保作战部署,以进行紧跟或随后的联合作战。

接下来是:对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向美军及其盟军所提出问题的进一步描述;海空一体战如何应对这一问题;海空一体战在发展军力和联合部队中扮演的角色;如何实现海空一体战。本文意在提供一份综述,内容包括海空一体战概念本身,以及诸军种为在军力发展进程中实现或实施其原则做出的行动。作为公开文献,本文不可能完全描述上述概念或行动。原始的海空一体战概念、其附件、和2013财年总体实施规划(Implementation Master Plan,IMP)仍属机密,因为它们展示了应如何发展联合部队,以战胜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的具体细节,以及诸军种如何实现此种建议。这些保密文档只有具备官方许可,且有正当理由的人才能阅读。不过,本文介绍的内容由上述海空一体战概念及2013财年总体实施规划直接改写,展示了海空一体战及其实现的核心思想。

2.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

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挑战并威胁了美军及其盟友前往战场,并立刻高效战斗的能力。尤其是,敌人可以经常将相同的能力用做反介入和区域拒止两个用途。反介入/区域拒止对美国及其远征作战的影响至关重要。

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以及组合使用它们的策略让美国军力投射愈发危险,有时甚至不可能,同时也让近似匹敌对手和区域大国有能力将其强权扩至边界以外。在最困难的情境下,美国可能无法像过去一样使用军队:在某地区组织作战部队,进行演练和整合行动,然后在需要的时间和地点实施作战。通过获取这些先进反介入/区域拒止技术,潜在对手正改变美国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习惯的战争环境。

反介入:这种行动意在减慢我方向战区部署,或导致这些部队必须从离冲突地点过远处作战。反介入影响军队向战区部署

区域拒止:这种行动在敌人不能或不会避免介入时,试图阻止我方在战区内的行动。区域拒止影响军队在战区内机动

反介入/区域拒止思想并不新鲜——拒止敌人的部署和机动能力是战争的永恒准则——科技进步和扩散给予潜在侵略方前所未有的军事能力,从而威胁稳定。改善了射程、准度、杀伤力的新一代巡航、弹道、空空、地空导弹正被制造和扩散。多国正在装备现代潜艇和歼击机,装备具有机动性、识别能力和自主性的水雷。空间和网络领域正变得愈发重要,且愈发竞争性。计算机技术的普遍性和先进性、对于互联网和可用网络的依赖给无数国家或非国家侵略者提供了网络攻击的手段和机会,而诸如通讯、监视、定位等军事能力格外需要太空。在特定情境下,哪怕是普通水雷、武装快艇、短程火炮和导弹系统这样的低技术能力,都能让经由或前往该地时易受打击,从而让侵略者得以迫使(我方)减慢或停止自由移动。这些能力可能影响的范围和规模,威胁了美国及盟国远征作战的部署和机动方式。


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胜过任何单一或特定战区,并创造了国际安全的不确定结果。例如,侵略者可能减缓美国及盟友向战区的部署,在合适的战区位置阻止其联合作战,或者迫使我方在毫无优势的远处作战。既然有效地破坏了美国及盟友的整合作战,侵略者就可能驱使(我方的)盟友和伙伴与之形成和解,或者发展具有潜在不稳定影响的替代自卫手段。这种环境会导致不稳定,侵蚀美国威慑力的可靠性,可能会使美国及盟友的响应升级成为必须,并且削弱美国在贸易、经济和外交方面的国际联盟。


问题声明:敌人反介入/拒止美军的能力正变得愈发先进,愈发具有适应性。这些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导致美军必须在更高威胁中,从离热点地区更远的距离上发起战斗,从而挑战了美国的行动自由。美军必须塑造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来维持行动自由,确保现在或未来的作战。


一个能够解决该问题的概念,必须基于对敌人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运用方式的现实假设。支撑海空一体战概念的假设反映了对敌人行为方式的保守假设,并指明了美国可以并该如何应对。


首先,敌人可能会在只有极少甚至没有提示或预警的情况下发起军事行动。虽然敌人可能会暗示或威胁,尝试制止美国或其盟友的介入行动,但敌人将战争意图昭告天下对其并无好处,也并无需要。敌人在使用类似弹道或巡航导弹这类武器前可能会有所预警,而海空部署将只有模糊的轻微警告。极短的预警时间要求美国维护一支始终整合的部队,时刻准备和强大的敌人进行高危战斗。


其次,由于提示或预警的缺乏,一线友军将在战争初期就处于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结果就是,部队的布势和能力必须得以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的快节奏战斗中,对敌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攻击做出及时而有效的回应。进入高危环境中的支援部队应能迅速整合进已有布势。


第三,敌人将直接攻击美国及盟国,以支持其行动。除了攻击美国飞机、舰船、卫星、网络和民众外,拒止美军还需要攻击美国和盟友赖以作战的基地,包括那些在(美国的)盟国或伙伴境内的。这意味着必须对支撑美军作战的一切基地进行防御,无论它在美国还是其伙伴/盟国境内。哪怕美国本土也不能被视为庇护所,国土防御和境外作战必须具有同样的实时优先级。

第四,一切领域都将被敌人竞争——太空、网络、天空、海洋和陆地。网络和天基能力是美军作战的必需品,但易受具有网络攻击和电子干扰能力的敌人打击,而这些能力只有很低的准入门槛。由于敌人可能从多领域发起进攻,海空一体战必须在每个领域都妥善防御并作出反应。


最后,不能将任一领域拱手让给敌人。每个领域都可被他国用于影响和拒止介入,因此放弃某个领域就意味着放弃与之相关的所有领域。虽然美军有能力在每个领域为行动自由而竞争,但不可能在每个领域同时取得同等程度的控制权。同样,美军必须学会充分利用一个领域的行动自由,去创造优势,或在另一领域挑战敌人。这需要能在各个领域作战的部队,进行密切协调的跨领域行动。


3.海空一体战概念

海空一体战是一个有限的客观概念,它描述了联合部队都需要什么,才能充分塑造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以启动立刻或随后的武力投射作战。海空一体战概念寻求在全球确保行动自由,取信于盟友,制止潜在敌人。海空一体战是联合介入作战(Joint Operational Access Concept, JOAC)的一个辅助概念,它提供了全球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在技战术方面的详细图景。海空一体战概念既不是一份作战计划,也不是针对某个确定区域或敌人的战略。它是一份对威胁的分析,以及一系列描述如何对抗和塑造对称或非对称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如何发展具备在此种环境中成功所必须的特性和能力的整合部队的机密作战概念(concepts
of operations, CONOPS)的集合。海空一体战关乎如何用整合方式去构建基准概念、纲领性合作以及制度化承诺,它横跨所有军种,旨在发展能够联合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的部队和能力。海空一体战的目的不止是简单地,更“联合”地作战。它的目的是在全部领域增进作战优势,增强军种能力,减少脆弱性。在其余联合作战和军种概念外,海空一体战有助于确保美国在全球获取和维持行动自由,并立刻或随后同一个强敌作战。

中心概念:

海空一体战概念对于全球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的解决方案是发展网络化(Networked)、整合化(Integrated)部队,使其得以进行纵深攻击(Attack-in-depth),来瓦解(Disrupt)、摧毁(Destroy)和击败(Defeat)敌人(简称为NIA/D3,下同)。从海空一体战的观点看来,网络化、整合化、纵深攻击(NIA)作战将横跨所有相关战争领域(空、海、陆、天、网),以瓦解、摧毁和击败(D3)敌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最大化我方联合部队和多国部队的作战优势。


图1.海空一体战的概念设计“NIA/D3”

跨领域作战由整合力量执行,基于多个相互依赖的作战领域,来支持、塑造、达成其他领域的目标。跨领域作战可以在特定领域开发非对称优势,以在其他领域创造积极、潜在的,接踵而至的效果。为使跨领域作战充分有效,指挥官无论在防御还是进攻时,都必须始终掌控他拥有的全部资源和手段——无论它们位于何处,受何人指挥——来支援或达成战役目的,并最终胜过对手。这种互通能力要求运用全领域能力,使用必要时可替代的多重手段达成同一目标。由于跨领域作战比单领域或单军种作战更加复杂,这种“多手段”能力较之后者,格外提供了强大而独特的作战优势。

横跨多领域有效整合能力、装备、平台、单位;以及通讯、交互、协同的能力,为联合作战指挥官提供了更多也更强大的选项,提高了胜算。例如,网络或水下行动可被用于击败防空系统;空军可被用于反潜或扫雷;天基武器可被用于瓦解敌方指挥控制体系。简而言之,对军种任务、职能或基于特定领域能力的传统理解不应妨碍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执行富于想象力的联合作战。海空一体战包含的每个元素都增加了联合部队的灵活性和战斗力。

网络化.

在海空一体战概念中,网络行动应与作战部队实时密切协调,执行跨越全领域的整合作战,而非囿于特定军种的程序、战术或武器系统。网络化部队是指,其人员和装备都适时连入互通程序,指挥控制(command control, C2)体系, 以及能将战场信息转化为具体行动的合适指挥来源。这些联合部队能够纵深攻击敌人复杂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体系,并在全领域创造和运用敌人的弱点。

网络化能力既是军队藉以沟通和交流信息的物理手段,也是作战人员藉以完成任务的关系、协议和程序。网络化部队为使之变得有效,需要适当的通用程序、指挥控制结构和装备。必须在恰当的指挥控制层级下放权力,以确保联合或多国部队的决策优势。在海空一体战概念中,网络化不仅意味着确保通讯和数据畅通,而且意味着拥有一支能发扬主动性,甚至缺乏连续通讯时也能作战的部队。通过建立横跨军种、部门和领域的日常关系,联合部队得以部分拥有这种在高风险环境下协同作战的能力。

“海空一体战超越了在不同领域各自为战的方式,指明了击败愈发复杂精密的威胁所必须的领域整合层级,从而减轻了被拒止的挑战。”——国防部长莱昂·帕内塔,2012.2.20

整合化.

整合是组合部队及其行动,来创造一支作为整体跨领域网络化作战的军队。整合化的联合部队最好能将横跨多领域的能力组合起来,以执行特定任务。整合的基本概念已经进一步延伸至寻求发展“预整合”部队。为了维护相对潜在对手的优势,海陆空三军必须整合作战。过去整合被认为只是作战指挥官的任务,但现在需要在军力发展计划中,启动跨军种的整合。

军队在进入战区之前就应当完成整合。有效整合需要针对反介入/区域拒止的合同与协同强化训练,包括部署之前的跨领域作战训练与演习。在某些情况下,预整合还需要物资规划方面的军种协同,以确保通用性,来避免明显的多余或不足。

纵深攻击来瓦解、摧毁和击败.

纵深攻击的方式基于对手的指挥链,或者对手侦查、确认、追踪、标定、接战、攻击美军的流程。纵深攻击是在时间、空间、目的和资源上跨领域的行动,包括进攻和防御性的打击、机动和指挥控制,目标是瓦解、摧毁和击败敌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纵深攻击寻求打击敌人决定性弱点的动态和静态手段(例如,为敌人的整合防空系统设置障碍),而无需系统性地摧毁敌人防御。

瓦解、摧毁和击败(Disrupt, Destroy, Defeat, D3)代表了海空一体战概念的三重努力:
  • 瓦解敌人的指挥、控制、通讯、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C4ISR或C4I)
  • 摧毁敌人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平台和武器系统
  • 击败敌人已发射的武器和编队。

瓦解指挥链包括影响敌人的C4ISR或C4I能力,最好能够防止敌人攻击我方部队。摧毁或瘫痪敌人的武器平台提高了我方的生存力,提供了行动自由。击败敌人已发射的武器保护我方部队不受敌人攻击,并允许持续作战。

由于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的特性,以及提示和预警的缺乏,联合部队必须能在冲突之初就高效进攻,同时防御或转移已部署的军队,保护海空基地,冒可接受的风险从集结地前送部队。在所有战争领域、整个战场空间纵深的进攻和防御的能力对于确立联合行动自由至关重要。

4.在联合部队发展中的角色

海空一体战概念关注联合部队发展。作为一项军种概念,它隶属于军种的十项责任,组建、训练和装备部队,为作战指挥官使用之需。相应地,海空一体战的目标是告知军力发展计划,来在根本上为作战指挥官的联合部队提供上述NIA-D3能力,这些能力有助于确保美国在全球的介入自由。海空一体战概念有意培养能够直接支援美军某些见诸《国防部战略指导(DoD’s Strategic Guidance,DSG):维持美国全球领导力:21世纪国防重点》中首要任务的未来能力。这些任务包括制止和击败侵略、在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下进行力量投射,和在网络与太空有效作战。

美军首要任务:

  • 反恐/非正规战
  • 制止和击败侵略
  • 在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下进行力量投射
  • 反大规模杀伤武器
  • 在网络和太空有效作战
  • 确保安全、有效、可靠的核威慑
  • 保卫美国本土和政权
  • 确保稳定的军事存在
  • 维稳平暴
  • 执行人道主义、救灾或其他行动

同时,海空一体战概念作为一个辅助概念,补充了参联会主席的军力发展观点,后者详见《联合作战最高概念:联合部队2020(Capstone Concept for Joint Operations: Joint Force 2020,CCJO-JF2020)》(以下简称《联合作战最高概念》)、联合介入作战(JOAC)、以及新兴的进入作战联合概念(Joint Concept for Entry,Operations,JCEO)。作为一份最高文档,《联合作战最高概念》描述了美军未来的作战环境,以高层次视角阐述了美军未来将需要什么,以便横跨军事行动范围(Range
of Military Operations, ROMO)执行全球整合作战。海空一体战符合这些作战环境,也符合达成参联会主席观点所必须的一些关键元素——特别是关注未来军队发展跨领域协同的需要。


联合介入作战(JOAC)是《联合作战最高概念(CCJO)》下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广泛描述了美军联合部队将如何克服敌方的反介入挑战。它为确保介入,保证联合部队克服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设立了指导方针,指明了必须拥有什么能力。更进一步地,海空一体战为联合介入作战指出了更加具体的手段和条件,联合部队借助它们有可能击败敌人的威胁,从而在全球维持行动自由。

进入作战联合概念(JCEO)与海空一体战处于相同层级,它将致力于指导军力发展计划,使联合部队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得以进入作战。海空一体战可以被视为辅助了进入作战联合概念(JCEO),因为它涉及全球行动与介入自由,这本质上辅助了联合部队在当前或之后作战的能力。


图2.战略、联合作战(CCJO)、联合介入作战(JOAC)、进入作战(JCEO)和海空一体战(ASB)的关系

类似其他的联合作战概念,海空一体战并不寻求新建一支拥有全新装备或能力的部队,而是竭力统一军种的十项努力,去发展部队,让他们更有效地并肩战斗。海空一体战概念是联合多国战争向网络化和整合化方向的自然演进。它是各独立军种如何正式合作,并仍然保护、发展和维持自身的能力、地位和文化。

海空一体战概念全盘考虑联合部队,来在军种的组织、训练和装备权限内包含条例、组织、训练、后勤、领导、人事和设备(doctrine, organization, training, materiel, leadership, personnel, facility, DOTMLPF)。海空一体战概念特别关注一系列威胁,例如弹道和巡航导弹、复杂整合防空系统、上至高技术导弹和潜艇,下至低技术快艇群所带来的反舰效能,电子战,反C4ISR能力。目前,海空一体战概念与其他概念不同,因为它虽然包含了有限目标概念中的那些战术细节,但同样关乎在所有军种推进制度改变,观念统一,后勤革新。
  • 和不断演进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相关的,持久的组织协同促进了制度化的军种和联合协作。长期看来,海空一体战概念预想了军种组织、训练、装备(即上述DOTMLPF)之间更紧密的协作与整合。达到这一点需要扩展协作计划和联络方面的整合努力,以在战役战术层面强调更多的联合训练。
  • 海空一体战概念设计中始终强调统一观念,它描述了军队应当如何整合,以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达成作战指挥官赋予的任务。旨在统一观念的行动大体分为三种:理论研究、兵棋推演和实验。
  • 后勤方面,解决问题和创新被共同发展与审核,以确保能力要求的适当性和冗余性,以及完全的互通性。海空一体战概念主张对期望获得的装备确定时间线,以更好地服务军种的纲领性协作。这种进程并不在于取代已有的军种活动,而是受益于这些活动,并在改善军种协作方面作为焦点。

这些关键目标指导军种发展网络化,整合化部队,以在需要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领域进攻和防御。通过这些目标,海空一体战概念旨在发展预整合部队,随时准备面对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这种预整合联合部队需要上述惯常性的联系,互通性以及互补的跨领域能力。它受益于贴近实战、共享的训练,更灵活地发展新的技战术和规程(tactics, techniques, procedures, TTPs)。这种部队保证了战略威慑,让部队不需要延迟、组建或大量训练,就能立即投入战场。


5.实现

2011年底,国防部将海空一体战概念确认为应对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必须的首要步骤,并指示各军种进一步发展此概念。为此,各军种共同建立了标志性的的海空一体战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 EXCOM),高级指导小组(Senior Steering Group, SSG)和负责实现这一概念的辅助人员。四军种各派代表组建了海空一体战办公室,其职责是促使军队发展并采取海空一体战中NIA/D3所需的观念、制度和实体。海空一体战办公室发起相关工作,监督其进程,并与各军种内诸多利益相关者进行协调。

海空一体战办公室设立了专家小组,并举办研讨会,旨在进一步地验证、改进和扩展初始的海空一体战概念,同时为其跨军种实现规划方案。这一方案的目标年度是2020年,它推荐了该采取何种步骤,以发展军力,增强能力,从而应对现在和未来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挑战。海空一体战建设将持续多年,期间将有新武器列装,军种增强、提高其常态化联系,并密切整合其组织、训练和装备活动。

以下是各军种为实现海空一体战概念做出的若干行动:

将高竞争和拒止环境加入日常训练和教学。为了让军队能够应对和还击反介入/区域拒止,必须训练部队在愈发危险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作战,并进一步整合跨军种、多功能,多领域的技战术和规程。各军种应在训练和教学中加入高竞争、高危行动的内容,从单兵,单位层面直至整合训练。训练既包括主动手段,例如整合能力以瘫痪敌人防空系统,也包括被动手段,例如广泛的静默训练。教学则包括在军种专业课程和军校内讲授海空一体战概念和联合介入作战的准则与想法。

持续发展联合作战(CCJO)、联合介入作战(JOAC)和海空一体战(ASB)的附属概念。尽管联合作战、联合介入作战和海空一体战试图描述现在和将来的威胁,但战争的真理是,未来的威胁总是出乎意料。在威胁和作战环境改变时,持续发展海空一体战概念就显得尤为重要。应当研究海空一体战的附属或互补概念,这既是为了支撑海空一体战的实战化,也是为了支撑联合作战与联合介入作战。

统一观念,提高盟友能力,增强关系,以确保介入。确保同盟友统一观念,为盟友建立恰当的能力,增进我们与盟友的关系,以在冲突发生时协助、确保多领域介入。

进行研究和实验,测定各种反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和概念的效能。研究和实验对更新概念并将其条例化起决定性作用。应当持续研究与评定海空一体战的具体战法,也应实验各种用于击败反介入与/区域拒止威胁、增强部队联合整合的创新能力与进程。

实验整合指挥及跨领域作战。指挥控制是联合作战的核心,在多领域同强敌作战时,需要创新方法才能确保决策优势和作战胜利。诸军种应审查及进一步整合现有的指挥控制体系,以便跨领域作战。

“……未来的联合部队将更好地整合以增强跨领域协同——对多领域能力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互补,而非简单的附加性使用。既然美军在所有领域都维持着独特的优势,我们便得以在多领域投射武力,这常常能创造我们的决策优势。”——《联合作战最高概念》

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的多军种技战术与规程(TTPs)。当前的联合或单军种技战术与流程仍广泛反映了那种美国或多国能不受干扰地执行介入作战的环境。在海空一体战和联合介入作战多年的实现进程中,军种级和作战指挥官级的组织必须审查、修正,和(有时)发展基于推演、实验、新技术和演习/跨领域训练结果的必要技战术与流程。各军种已经合作发展了联合技战术与流程,而海空一体战将寻求如何让军队最好地作战、共享情报、训练有素,这需要更紧密、更早、更普遍的联合。

举行海空一体战实战应用的军种推演。各军种的十大推演对军队发展有很大影响。四军种对逐步演进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有多种看法。他们需要互相了解对方的工作,相互促进。这包括兄弟军种特有专业推演的相互支持。

各军种在资源计划和规划上合作。联合部队的形态根本上取决于其投资的能力,所以海空一体战将寻求资源计划和规划的进一步整合。这将从互相弥合能力差距与整合解决方案开始;然后是交给军种资源提供者与规划者的合作化、整合化优先清单。

将海空一体战和反反介入/区域拒止并入联合及军种条例。一旦最优做法、技战术与规程被证实,军种就应将其反映在条例中。这包括审查现有条例,并为现在和未来环境倡导运用合适的条例。

以互补或类似行动目标建设和增强军种组织间的常态化联系。海空一体战概念将被舰队和地面部队广泛应用,在战役战术层面鼓励和促进建立常态化联系决定了海空一体战在长期的成功。这包含第二和第三级的组织,例如空军的空战司令部(Air Combat Command, ACC),海军的舰队司令部(Fleet Forces Command, FFC),陆军的训练与条例司令部(Training and Doctrine Command,
TRADOC),和海军陆战队的战斗发展司令部(Marine Corps’ Combat Development Command, MCCDC)。

6.结论

成功实现海空一体战概念需要空前级别的联合与协同整合,以广泛的、惯常性的联系为基础,这种联系从舰队和地面部队扩展至五角大楼内的总司令部。为了做好准备、迎接挑战,它将涉及联合部队的发展、作战、训练、采购和现代化的大量方面。对于扩散的先进反介入/区域拒止技术,NIA/D3战法将作为一个必要成分,组成美军得以继续充满信心地在前线作战以及向全球投放武力的能力。海空一体战概念是联合部队及与盟国关系向进一步网络化、整合化战法发展的自然演进。在这个不断变化,从而需要美国持续领导力的世界上,诸如海空一体战这样的概念对维持美军的行动自由与武力投射能力有着本质意义。

“(美国)军队发展的现实状况是,我们已经拥有’联合部队2020’大约80%的内容,或已被列入计划。但我们还能在两个方面进行创新。我们可以显著地改变另外的20%,我们还能改变使用整支部队的方式。由于新的能力将是关键,我们许多最重要的进步将历经训练、教育、人事管理和领导力发展的革新。”——《联合作战最高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