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军《2030年空中优势飞行规划》

译者说明

本文译自http://www.af.mil/Portals/1/documents/airpower/Air%20Superiority%202030%20Flight%20Plan.pdf,即美国空军《2030年空中优势飞行规划》的公开版本。

如无特殊说明,文中“我国/我军”均指美国/美军。

背景

空军参谋长已批准空中优势2030(Air Superiority 2030, AS 2030)事业能力协作小组(Enterprise Capability Collaboration Team, ECCT)发展能力选项,来确保联合部队在2030年及以后的高竞争环境下取得制空权。这些由空军参谋长(Chief of Staff of the Air Force, CSAF)批准的小组把来自整个空军的用户和操作人员,以及关键功能,同需求、要求,和科学技术(Science&Techonology,
S&T)社区结合在一起。这些专家共同协作,对包涵全空军现有和潜在能力缺口的作战需求进行了检验、理解和量化。作为空军能力发展进程的一部分,协作小组将规划和探索创新型多领域选项,寻找可能部分或全部弥补能力缺口,增强效率的物质/非物质解决方案。优化投资需要全面理解空军的能力和任务,以确保空军能够履行联合作战的需求。

空中优势

对空作战的目的在于获取制空权,或夺走对手的制空权。空中优势是制空权“光谱”中的一种,这一“光谱”包括从敌方空中优势、空中均势到我方空中优势之间的各种情况。如果我军的作战行动能不被敌人(空军)干涉,就意味着我军取得了空中优势。

在现代军事行动中,获取空中优势是胜利的重要前提。空中优势能提供免受攻击的自由、攻击的自由、行动的自由、介入的自由和掌握战场动态的自由。同样重要的是,空中优势能够避免敌人获取这些好处。空中优势还保障了全面的联合军事行动,并为友军提供非对称优势。缺乏制空权则将显著增加联合部队任务失败的风险,增加获胜所需的生命和财产代价。

在公开论述中,人们常认为我军能在全战区取得空中优势。但在高竞争环境下,这既不现实也不必要。我们只需在联合行动所要求的时间和地理区域获取空中优势。这种时间和地点依作战计划、任务目标和冲突阶段等的不同而剧烈变化。相应地,以获取空中优势为目的的能力发展必须为指挥官提供选项,让他们把部队在时间和空间范围内进行排列。

2030年的作战环境

逐步增长的,整合化、网络化的,空对空、地对空、太空和网络威胁,以及不断老化和缩水的机队,威胁了空军在2030年及以后的
高竞争作战环境中,在需要的时间和地点提供空中优势的能力。

未来15年的威胁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传统威胁的武器系统仍将继续发展和扩散,例如先进制空战斗机、传感器和武器。虽然近似匹敌对手已经拥有了其中大部分能力,但先进的空中和地面威胁仍将向其他国家扩散。在2030年,我军的空优部队将在广阔的地域,多样的场景下面对这些越来越多的威胁。

第二个方面包括一系列综合能力,它们对战争的影响更加不可预测。这包括敌人逐渐增强的,威胁我方太空优势的能力,更多更复杂的网络威胁,以及包括高超音速武器、隐身巡航导弹、复杂的传统弹道导弹系统在内的空中威胁。我们不确定这些能力将在何时,何地,如何出现,但显然,我军空优部队将在2030年面对更多这样的威胁。

空军在2030年的武力投射结构将无法战胜潜在敌人的这么多威胁。在2030年的高竞争环境中夺取和运用制空权,需要聚焦于多领域的能力和产能。重要的是,急剧变化的作战环境使空军无法再用传统方法,即线性的研发和采购曲线来发展武器系统。我们的空中优势能力发展进程需要更具适应性、更灵活,更廉价,并增进科技、采购、需求同工业专家间的合作。我们必须采取灵活的采购方式。传统的方式将使对手的发展周期胜过美国,导致我军的关键战斗能力交付落后于需要,导致敌人的科技胜过我军。

流程

空中优势2030小组已经开始试图确定2030年的威胁环境。在此课题下,协作小组(即前文所述ECCT,下同)研究了友军和敌军的任务效果链条,回顾了我军的能力缺口,广泛检查了现存的机密/非机密分析和报告,评估了有前途的技术和其他机遇。然后是概念搜集阶段,其中小组从技术就绪程度、对弥补能力缺口的帮助程度、花费和依赖性这四个方面评估了提交上来的超过1500个不同概念。在此之后,小组进入了分析阶段。在此阶段中,小组不仅运用现有的分析产品,而且独立进行了建模、模拟和战争推演。小组使用了详尽的评估准则,去确定接战、任务和战役层级的有效性,并评估了部队结构层级的影响。根据这些积累,小组发展了战略层级的行动过程(courses
of action, COAs),为高级领导的决策提供材料。对这些行动过程的分析有助于进一步提炼建议。

结果

我们的对手正不断部署整合化,网络化的能力,作为其在高竞争环境中反介入/区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 A2/AD)战略的一部分。为对抗这一战略,获取空中优势,支援联合作战行动,空军需要在空、海、网领域发展一系列“能力族”——不能指望用单一的“杀手锏”解决问题。这一系列能力包括整合化、网络化的防区外和防区内部队,如此才能有效完成任务。

新型能力的研发与装备速度对保持美国在空战中的领先地位至关重要。随着技术发展步伐的加快,空军必须有效利用实验和原型制造,更快地将先进技术投入部队。另外,空军必须拒绝那种一心发展“下一代”平台的想法。这种想法常造成一种在计划局限内挑战技术上限的愿望。我们的努力必须在现有技术内完成,并经有效的原型试验证明,最终在足够成熟的时机收获成果。在计划内挑战技术上限会让风险变得不可接受,导致预算和进度的“滑坡”。这会让这些项目面临因成效不彰而被取消的风险,并导致交付时间比实际需要的晚上数年甚至数十年。

空中优势2030飞行规划——包含其机密版本——整合了多种横跨整个空中优势能力族的替代选项分析(Analyses of Alternatives, AoAs)。接下来的发展计划将进一步精炼,并恰当地审视这些能力发展努力。此外,空军的核心功能领导(Core Function Leads, CFLs)们将发展和引入进一步的选项,并为这些能力发展努力提供资源,通过空军的战略规划和项目进程,在长程规划中将它们最终列入总统预算。空中优势2030能力发展必须与其他空军任务区域和作战环境进行平衡。

飞行规划指向五个主要的能力发展领域。这包括基地和后勤;搜寻、确认、跟踪和介入;瞄准和接战;指挥和控制;以及非物质(条例、组织、训练、物资、后勤、人事、设施和政策[Doctrine, Organization, Training, Materiel, Logistics, Personnel, Facilities, and Policy, DOTMLPF-P])内容。以下将详细讨论每一个部分。

基地和后勤

在非自由环境中部署和运用部队对于空中优势至关重要。空军必须进行恰当的能力发展努力,与联合部队配合,从而在非自由环境中投送、防御,维持执行作战行动所必需的部队。适应性的基地运营,运作前线空军基地,不受限作战行动,全面可恢复的网络化后勤,协作后勤与资源共享,优化表现的后勤团队,以及其他相关概念保证了这些能力发展努力的成效。另外,基地和后勤考虑必须在整个空中优势2030飞行规划的能力发展中占首要需求。这一基地和后勤方面的能力发展计划包含如下条目:

1. 设置战区。能力发展计划将专注于为指挥官提供作战行动准备的关键需求。许多此类能力发展努力将包含非物质贡献,将利用跨部门协作。

2. 减弱攻击。能力发展计划将包括对弹道导弹、巡航导弹、高超音速武器的主被动防御能力,它将利用同其他军种、部门和盟友的伙伴关系。

3. 恢复和重建。能力发展计划将关注遭攻击后,战斗力的迅速复原和再生。

4. 支援和维持。能力发展计划将关注全球整合的敏捷后勤,包括物质选项和新的后勤技战术和流程。

5. 先进空中加油。能力发展计划将关注于允许防区外和防区内部队的远距离混合作战。

搜寻、确认、跟踪和介入

从各领域搜集数据,迅速分析数据,提取重要作战信息,在时间线上可靠分配决策必须信息,这些能力创造了非对称优势。空军必须在多方面发展能力,以实现这一优势,获得信息时代的优势。在高竞争环境中,若长程传感器被敌人的区域拒止能力阻挡在防区之外,它们的效率就会降低。为克服这些限制,空军必须建立空、天、网基传感器的整合网络,综合利用各领域效能。这一整合网络和架构将提高战术至战役层级的决策速度和决策效率。在这个方面,关键能力发展努力包含下列内容:

1. 数据-决策实验项目。这将实验如何将云传感器网络搜集到的数据融入战术至战役层级的决策质量信息。本项目将包含“机器到机器”的,将数据向信息和知识转换的选项,然后让人类进行必要的决策。进一步地,本项目将实验建立恰当结构,以整合/网络化空中优势2030能力族,并利用大数据分析的选项和机遇。

2. ISR收集和持久ISR(即情报,监视和侦察,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Reconnaissance)。对于ISR收集的能力发展努力,以及持久ISR能力意图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放置正确的传感器,从而需要关注多领域替代选项。

3. 突防(Penetrating Counterair, PCA)。对突防能力的发展努力将权衡射程、载荷、生存力、杀伤力、承受能力和支援能力。突防能力既在瞄准和接战中,也作为网络节点之一扮演重要角色,防区内/外武器都能利用这些成功突防的传感器搜集的数据。为此,空军应在2017年为突防能力启动一项正式的替代选项分析。我们需要在正确的时间交付正确的能力,而这种替代选项分析将给予我们利用快速开发和原型实验的选项,从而领先于威胁。

4. 敏捷通信。对敏捷通信能力的发展将实验增加整合网络弹性和适应性的新选项。此项能力发展将关注敏感的、可适应的网络结构,应具备在高竞争环境中的多平台、多武器、多孔径、多波形操作能力。

瞄准和接战

瞄准和接战方面的能力发展计划关注在联合作战中的应用。运用多种能力在高竞争环境中突防,以及防区外打击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用于反击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的平衡手段。在这一领域,有许多关于“硬”或“软”(kinetic/non-kinetic)能力的关键概念:

1. 防区外“武库机”。对此,空军将继续同战略能力办公室(Strategic Capabilities Office, SCO)合作,研究利用远程任务效果链条。

2. 突防。除上述“搜寻、确认、跟踪和介入”一节中所述,突防能力将允许从空中进行防区内的软/硬杀伤。

3. B-21.对防空目标的远程打击,是获取和维持空中优势的一个关键部分。B-21的突防能力将保证其生存,从而进行可重复的打击行动。

4. 电子战。对此,能力发展努力将专注于正确结合电磁攻击和防护能力,以支持“空中优势2030”中的防区内/外部队结构。

5. 武器。对此,能力发展计划将专注于应用不同的机遇,创造在平台、传感器和武器间调整的空间。武器的发展将伴随平台的发展。远程和高性能武器会增强整个“空中优势2030”能力族的效率。

6. 摧毁敏捷智能目标(Defeat Agile Intelligent Targets, DAIT)实验项目。DAIT实验项目将关注那些不同领域,最具挑战性的目标。摧毁这些目标将需要新的,多领域技术和概念。

指挥和控制

敌人武器不断增长的杀伤力和射程明显增加了大型作战管理指挥控制(Battle Management Command&Control, BMC2)平台,如预警机(AWACS)在2030年的风险。这将限制它们在高竞争环境中监控和管理活动的能力。为了克服这些缺点,空军应发展观念,运用多种传感器平台,包括编组的有人/无人系统、强健的战场空间信息结构、分散的指挥控制,去瓦解敌人的这种能力。这一领域的关键努力如下:

1. 先进作战管理系统(Advanced Battle Management System, ABMS)。空军将进行2018年的ABMS替代选项分析,它应包含非传统观念选项,例如网络规划,特化建造传感器结构,允许在高竞争环境中进行BMC2.

2. 战役级指挥控制。对此,空军应关注为跨空、天、网部队的指挥艺术提供全新能力。物质和非物质解决方案都应为2030年的指挥官提供跨领域同步部队的能力,无论是否与它们直接联系。

非物质能力发展计划

上述每一项能力发展计划都包括了DOTMLPF-P行动,以完成这些能力。下面的非物质努力连接了各能力发展领域,并对发展“空中优势2030”部队至关重要。

1. 新的开发和列装范式。空军必须实现新的列装途径,使得先进技术成熟、示范、整合进武器系统的时间线同基础技术发展循环相匹配。空军必须在某一正式项目之外,资助子系统和子项目技术,直到它们成熟,并进行整合。这将允许我们在未来考虑增强能力,加速向一线部队的交付。空军应发展以成熟技术组件,及整合概念为基础的系统,来支持模块化升级。未来的能力增强应基于技术发展周期,规律间隔地进行,将最近成熟的组件配置有效化。

2. 网基能力。对于网基能力,以及相应人员的发展对于2030年及以后的空中优势至关重要。空军应发展适合适合空军任务与优先项,包括保护任务关键系统的网络部队。

3. 天基装备的更多贡献。空军和联合部队将继续依赖天基装备为空中优势提供的便利。同时,确保天基装备的生存力是最重要的。发展太空任务部队(Space Mission Force),实现航天企业愿景(Space Enterprise Vision)是空中优势2030能力族的关键部分。

4. 投资基础设施。创造强健的建模、模拟和分析(Modeling, Simulation and Analysis, MS&A)基础设施,让我们能够精确估计横跨所有分类登记的多领域能力,这对部队发展至关重要。空军必须投资MS&A,从而迅速获取政府、工业界和学术界发展的,在一致作战环境中的先进技术和概念。MS&A基础设施能让必须支持基础研究,推演,发展计划,实验项目,和战役/战略分析。

5. 继续寻求“改变游戏规则”的技术。对于空中优势而言,定向能武器,高超音速武器,无人技术是潜在的“游戏规则改变者”。空军对它们及类似技术的路线图应包含定向的决策点,关于这些技术的成熟和大规模应用。

6. 低成本系统。对此,应继续发展制造技术,使得军队得以负担并快速列装大量能力。无论一些概念多么诱人,它们都必须都先经过花费曲线的评估。因此,空军应关注关键技术发展,运用某一特定能力的低成本努力。这包括发展低成本,附加性的制造技术,自动化制造,模块组件发展,改进认证和自动化操作。接下来的原型制造和实验将展示技术概念和作战运用的成熟度。

结论

在2030年及以后,为联合部队战役获取和维持制空权需要一种新的方法。这种新的方法需要战略上的敏捷性,包括实验、原型制造和敏捷采购。如果成功,这将给未来的指挥官提供整合化、网络化的“空中优势2030”能力族,从而赋予他们更多选项。防区内和防区外部队将协同作战,以在需要的时间和地点完成任务,让空军完成其根本任务:在2030年及以后为联合部队的行动提供空中优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