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维持美国的核威慑:LRSO和GBSD

译者说明:本文是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在2018年发布的一篇报告。原文:

https://csbaonline.org/uploads/documents/CSBA6318-GBSD_LRSO_Report_web.pdf

文中一切观点为原作者所有。

第一章:对未来核三角的需求

过去二十年来,中俄政府寻求扩展全球影响力,削弱美国在区域内“安全保证者”的地位。两国为支持其修正主义(revisionist)战略,都在进行军事现代化,其中包括被中俄认定为大国地位保障的核武器。同时,朝鲜和伊朗这样的区域强国正在扩张军备,获取能用于胁迫邻国,瓦解美国对盟友伙伴提供安全保障的能力。本章论述中、俄、伊朗、朝鲜列装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它们被用于削弱美国威慑态势的可信度。本章先简要介绍设计用于对抗美军的先进防空和反导系统。先前的CSBA报告评估了“齐射竞争”如何影响美军未来的常规打击/反导效能。类似地,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的出现和扩散将能降低美国常规打击的效能,从而影响美国现代化核三角的需求。之后,本章将论述俄罗斯和中国的核力量现代化计划。中国正在提高核力量与核常兼备力量的数量和质量,这要求美国更好地理解在世界多极化竞争时代的核威慑需求。面对中俄迅速增强核力量的潜力和可能性,拥有多种能力的,现代化核三角将为美国提供一道“安全屏障”。

对未来核三角的挑战:现代化防空和反导系统

冷战后,美国国防部假设美国海外基地和部队不会遭到传统的空中和导弹打击,即使遭到打击,也能被少量主动和被动防御有效拦截。精确制导武器技术的扩散破坏了这一假设,和1990年代国防部用于确定未来部队规模、能力的其他乐观假设。近二十年来,敌对国家学习了美国的战争方式,并开发了一系列核、常武器,用于抵消美军的优势。中俄两国都拥有成熟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网络,包括先进的防空和反导武器。虽然朝鲜和伊朗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较弱,但两国都在努力提高面对打击的韧性。正如之前一篇CSBA报告中提到的,敌军主动和被动防御的组合运用,能降低美国制导武器(包括非隐形巡航导弹等)命中目标的概率。虽然现在的评估通常关注这些防御系统如何影响美国的常规作战,但同样应该考虑它们对未来核三角能力的影响。本文接下来的一部分简要介绍了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的防空和反导能力。

中国的防空、反导系统

中国在三十年来,不断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意在西太平洋区域限制美军的介入和行动自由。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体系主要包括:重叠的主动/被动早期预警和目标跟踪传感器、防空导弹部队、愈发先进的作战飞机、加固的防御设施、超过3000英里(译者注:≈4800km)的地下工事。

图:重叠的防空体系示意图

先进防空系统。俄罗斯向中国出口的武器和技术加速了解放军列装顶尖防空和反导系统的步伐。俄制S-300PMU1/2防空导弹营已在中国投入使用,并且两国还签订了6个俄制S-400导弹营的合同。根据媒体报道,俄罗斯已在2018年一月向中国交付了第一批S-400.在中国大陆沿岸部署的S-400射程可以覆盖台湾和钓鱼岛。中国工程师还成功仿制了包括S-300和PAC-3“爱国者”在内的外国武器,装备了国产的红旗-9和海红旗-9防空导弹。红旗-9的衍生型号配备主动相控阵雷达,某些来源称,它能“和120英里(译者注:≈190km)外,在90000英尺(译者注:≈2.7万米)高空的六个目标同时交战”。非隐形的美国飞机和武器将很难在被这些先进系统保护的区域内抵达目标。

图:国庆60周年阅兵上的红旗-9发射车。

地下设施。中国的地下工事是其导弹防御体系中的另一个部分。1991年“沙漠风暴”行动和1999年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中,联军空袭的有效性让中国确信需要修建地下工事,以保护指挥控制系统、核力量、关键性的常规力量和基建。中国大量的加固地下工事被称作“第二长城”,包含大约3000英里的隧道。中国规模庞大的地下工事让人推测,它有可能和其他拒止/欺骗手段一同,用于隐藏核力量的真实规模。虽然做了大量努力,美国国防部仍然无法推测中国核武器的产能。

弹道导弹防御。如今,中国并没有把反弹道导弹摆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一些分析人士称,“中国的反导项目和反卫星项目联系密切”,包括SC-19反卫星导弹试验。2017年美国国防部向国会的报告中称,“中国正在发展具备反导能力的国产红旗-19”.简氏防务周刊报告称,解放军空军或许已经获得了一套俄制S-500反导系统,它能拦截中程弹道导弹,或许还能拦截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

俄罗斯的防空、反导系统

在冷战期间,苏联列装了世界上最复杂的防空系统。苏联解体后,莫斯科继续投资研发整合防空系统,以对抗敌人的飞机和所有武器,包括隐形武器。俄罗斯列装了无数尖端防空导弹,包括移动的S-400和S-400远程防空导弹,用于本国军队和出口。

图:S-400“凯旋”导弹发射车。

俄罗斯正在研发一种新型反导系统,装备核弹头和常规弹头,用于保护莫斯科即周围区域。此外,俄罗斯将很快列装新型S-500反导系统,它的某些参数可能大致同美国“萨德”(THAAD)系统相当。不同于“萨德”,S-500同样能够发现、跟踪、拦截飞机。

我们不确定俄罗斯是否计划更广泛部署反导系统。俄罗斯很可能在莫斯科周围部署防御,并且修建地下工事,以保护核战领导层和基础设施。俄罗斯已经前置部署了成体系的传感器等大范围导弹防御所需的组件。俄罗斯政府或许认为,面对其他计划的先进武器项目,导弹防御的优先级较低。

伊朗的防空、反导系统

伊朗寻求基本覆盖波斯湾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保护伞”。这种“保护伞”现在包括多种弹道导弹、非常规部队、非国家主体代理人、海上拒止武器(例如水雷、反舰巡航导弹、快速攻击机)、防空系统。它们支撑了伊朗的混合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即把先进技术和非常规/代理力量结合起来,慑止外国军队介入波斯湾。伊朗把增强防空力量的优先级放在空军之上,这些防空武器主要包括俄制SA-2、SA-5、SA-15防空导弹,它们负责保卫伊斯法罕、布什尔的核设施,以及其他高价值目标。伊朗在2016年获得了俄制S-300,显著增加了其防空系统的质量。这也是俄罗斯如何利用出口先进武器的方式,侵蚀美国对盟友的安全担保的一个例子。

朝鲜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

朝鲜的弹道导弹是其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的支柱,它的成熟度不如中/俄的相应体系,除了能够对韩国发动大规模炮击外,朝鲜还列装了:数百枚能打击整个朝鲜半岛目标,甚至日本某些区域的的短、中程弹道导弹;大量特种部队;能力不断增加的网络战部队;小型常规潜艇。朝鲜修筑了规模庞大的地下工事,并用其他加固手段保护其关键装备,同时继续增强对敌人空军的主动防御能力。朝鲜拥有约1300架作战飞机,主要为较老的苏联型号,此外朝鲜还拥有密集的高炮和早起防空导弹阵地。最近,朝鲜开发了一种国产公路机动防空导弹,北约编号为KN-06,装备相控阵雷达等,同俄罗斯S-300和中国的红旗-9/FT-2000类似。

图:朝鲜胜利日游行中的KN-06防空导弹。

未来核三角:在不确定性前的安全屏障

在“齐射竞争”中,双方都通过提高打击精度,增强防御精确打击能力的方式,来试图获取优势。虽然这种竞争的语境通常是讨论常规作战,但它更能广泛地运用于战略威慑。正如本章剩余部分中总结的那样,中俄显然理解这一点,因此双方都在开发多种先进核武器和投送装置,以支撑其大国地位。当美国正在减少多弹头弹道导弹时,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增加装备多弹头和机动再入弹头的弹道导弹数量,并装备公路机动或铁路机动的洲际弹道导弹。美国国防部在2010核态势评估(2010 Nuclear Posture Review)中决定减少多弹头载具,虽然俄罗斯和中国显然在开发更先进的多弹头弹道导弹。在一段时间后,这可能会导致战略不平衡,让一个强有力的对手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弹头对美国发动“解除武装式”先发制人打击。如果美国洲际导弹全部配备单弹头,俄罗斯就更有可能迅速打破新的START条约限制,中国也可能会增强其核武库,同美国的核三角匹敌或近似匹敌。

俄罗斯的核力量现代化

自世纪之交以来,俄罗斯投资了大量军事现代化项目,即“New Look Program”,意在“将俄军从冷战式的动员体制转向现代化、专业、快速反应,以应对21世纪的冲突”。俄罗斯军事现代化的步伐部份取决于其经济状况。俄罗斯多样化国民经济,解决对商品价格依赖,或缓和其他结构性矛盾的尝试并不成功。虽然国防预算限制了俄罗斯的军队建设,但俄罗斯持续将更新核力量的重要性放在首要地位。俄罗斯核力量现代化的步伐或许会在将来爆发式加快,拥有多得多的就绪核弹头和投送系统。

俄罗斯的核战略学说

虽然近几届美国政府削弱了核武器在国家战略中的作用,但在俄罗斯冷战以来的国防计划中,核武器仍然居于首位。俄罗斯持续依靠其核武库慑止常规攻击,并定期进行大规模核演习。俄军领导人曾表明,他们或许会威胁使用,或实际使用战术核武器,来改变常规冲突的走向。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美军有限的战术核武器可能增加俄罗斯队北约使用常规核武器的可能性。美军现在拥有的战术核武器只是少量从欧洲起飞的多用途战斗机可以投放的核航弹。

俄罗斯的洲际弹道导弹力量

俄罗斯的战略火箭军由三个导弹军,12个师,40个团组成,装备超过300枚洲际弹道导弹,能携带超过1000个核弹头。截至2015年,俄罗斯已经将超过一半的苏联时代洲际弹道导弹替换成了现代化型号,并且计划在2020年代初期替换所有剩余部分。现在俄罗斯正在将苏联时期的SS-19和SS-25替换成SS-27和其大量衍生型号,并且研发RS-28“萨尔马特”洲际弹道导弹,它应该能在2020年开始部署。这种导弹的昵称为“国家杀手”,能够携带10至16枚能机动变轨的再入载具,或24枚高超音速滑翔载具。未来的高超音速滑翔载具能从弹道导弹(很可能还有其他平台)上释放,以超过5马赫的高速飞行,拥有比典型弹道导弹更低的弹道,并能在途中机动,因此非常难以被拦截。美国导弹防御局称,俄罗斯和中国都宣布成功试射了高超音速滑翔载具。

不同于美国井基部署的洲际弹道导弹,俄罗斯同时装备了井基部署和公路机动的洲际弹道导弹,并可能在开发铁路机动的SS-27.到2020年代初,俄罗斯的所有机动弹道导弹都应具备携带多弹头的能力。和决定将民兵3修改为单弹头的美国相反,能携带多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让俄罗斯能够迅速增加实用核弹头数量。

俄罗斯的弹道导弹潜艇

俄罗斯拥有三艘“德尔塔II”级潜艇,六艘“德尔塔IV”级潜艇,三艘“北风之神”级核潜艇,每一艘都能携带16枚潜射弹道导弹。虽然油价低迷拖慢了俄罗斯蓝水海军的现代化,但俄罗斯仍然不断向弹道导弹核潜艇现代化项目投入资金。俄罗斯将在2020年代装备八艘新的“北风之神II”级潜艇,能携带更多弹头。美国国防部确认,俄罗斯正在开发一种新型核鱼雷,以核动力驱动,射程达洲际级别。一些报告称,这种被称为“Kanyon”的武器能在水下徘徊,直到被远程控制启动,攻击沿岸目标。俄罗斯的新型水下力量标志着俄罗斯在战略层面上重视其核三角的灵活性与多样性。

俄罗斯的战略轰炸机和空射巡航导弹

俄罗斯拥有120架轰炸机,其中的50架受新START条约中的战略轰炸机限制。俄罗斯正在推进的现代化项目将把图-160和图-95MS“熊-H”延寿至2030年。俄罗斯正在研发一种能携带核弹的隐形轰炸机,或许能在2020年代中期投入使用。除了携带自由落体炸弹外,俄罗斯的轰炸机还能在防区外发射巡航导弹。俄罗斯的新型Kh-102巡航导弹能携带核弹头,它携带常规弹头的版本为Kh-101。这两种导弹能从远距离发射。Kh-102很可能代替老式的AS-15巡航导弹和AS-16短程空对地导弹。俄罗斯正在加紧研发新的超音速和高超音速巡航导弹,以进一步增加轰炸机打击敌方纵深地域的能力。

图:俄罗斯图-160轰炸机。

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

俄罗斯有至少2000枚就绪的战术核弹头,可以从空中、地面、海上平台发射,并且俄罗斯正在研发不受新START条约限制的多用途平台。根据俄罗斯的军事学说推测,俄罗斯或许已经把核武器整合进了战争计划。俄罗斯周期性地威胁“对美国及其欧洲盟友”使用核武器,这意味着这些军事学说有现实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战术核弹头(包含就绪和封存状态)的数量和种类远少于俄罗斯。在海军的TLAM-N退役后,美军的战术核力量只有少量多用途战斗机携带的核航弹。这种数量和种类上的失衡让俄罗斯在美国及其盟友面前获得了显著优势。

俄罗斯违反中程导弹条约

美国政府声称,莫斯科正在研发能携带核弹头的导弹,违反了《中导条约》中禁止射程在500至5500千米之间的陆基核/常弹道导弹的规定。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称,俄罗斯的一种陆基巡航导弹(一般认为是SSC-8)违反了中导条约。这意味着俄罗斯已经部署了至少一个该种导弹营。

中国的核力量现代化

中国的核战略学说和战略优先级

中国的“最小威慑”核学说要求建立和维持一支拥有二次打击能力的核力量。这符合中国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不过尚不清楚未来所需的力量编成。但中国显然认为需要稳健推进战略核潜艇、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可机动再入载具、多弹头再入载具和高超音速核武器的研发步伐。因此一些分析人士推测,中国的核战略正在不断进化。

中国的导弹部队

中国向陆基核/常规导弹投入了大量资源,远远超过美国,因为美国签订了限制此类武器的条约。解放军可以向美军“远达关岛和第二岛链”的军队和设施发起多次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齐射,对美国运用这些基地向西太平洋投送武力的能力造成严重挑战。虽然中国的大部分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是常规弹头,但很难分辨某个子型号到底是核弹头、常规弹头,或核常兼备。解放军火箭军并不把核导弹与常规导弹分开编制,这让区分二者更加困难。

中国拥有的大多数导弹是短程弹道导弹,一些消息称,东风-15(CSS-6)可能具有核能力。中国并未签署中导条约,因此拥有多种远程和中程弹道导弹,其中部分型号或许能携带核弹头。东风-26远程弹道导弹在2016年服役,最大射程或为2500海里(译者注:≈4600km),据称“能以核弹头或常规弹头打击地面目标,以常规弹头打击海上目标”。一些报告估计,中国约有150枚陆基核弹道导弹,其中50到70枚为洲际弹道导弹。中国已经公布了公路机动,携带多弹头再入载具的东风-31AG洲际弹道导弹,和同时具有井基发射、公路机动、铁路机动能力,可以携带6至10枚分导弹头,打击全球任意位置目标的东风-41洲际弹道导弹。东风-41在特朗普总统首次访华前几天进行了测试,在2018年投入部署。中国的一些洲际弹道导弹能携带高超音速滑翔弹头。总之,中国或许能在将来拥有数量和质量远超今日的陆基核力量。

中国的潜射弹道导弹

虽然中国的弹道导弹核潜艇性能不如美国和俄罗斯,但它们也正在逐渐成为中国战略威慑力量的可靠一极。解放军海军拥有四艘094“晋”级核潜艇,正在建造第五艘。这些潜艇能携带巨浪-2潜射弹道导弹,其最大射程为8000公里,能携带单弹头或多弹头。这些武器系统让中国拥有“从海上发动核打击……以及能在首次打击下存活的二次打击能力”。由于094型核潜艇的噪声较大,容易被反潜力量探测,据信中国正在研发下一代096型核潜艇和巨浪-3潜射导弹。

中国的战略轰炸机

目前尚不确定解放军空军和海军的轰-6轰炸机(图-16的改进型)是否能携带核武器。中国在1965至1979年间用轰-6进行了核试验,根据Kristensen和Norris评估,“中国有少量轰-6中程轰炸机可能负责二次核打击任务”。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相信,中国的长剑-20远程巡航导弹拥有核常兼备能力。虽然轰-6K轰炸机只能在多次空中加油的情况下打击美国本土目标,但可配备核弹头的远程长剑-20能显著增加中国核武库的灵活性。在2017年,一架配备机鼻受油管的改进型轰-6被首次拍摄到。

图:轰-6N概念图。图源http://www.shixunwang.net/article/i1512611465324001/

2016年9月,解放军空军司令员马晓天将军确认,中国正在研发新型的“轰-X”(或轰-20)轰炸机。据信轰-20是一种能携带核弹的隐形战略轰炸机,内油航程约为9000千米,能携带20吨弹药。轰-20可能在2020年代中期服役。

总结

美国许多重要的武器系统,包括大部分空军装备,都发展于1970~1980年代。处于多种原因,包括缺乏对现代化项目的投资、冷战后的“和平红利”、在911后支持多场海外战争的需要,美国国防部继续依靠为宽松作战环境设计的武器执行任务。这包括美国核三角中的许多武器,例如B-52轰炸机,AGM-86B空射巡航导弹(译者注:Air Launched Cruise Missile/ALCM,原文多处用ALCM称呼这种导弹,但ALCM在文中同样被用于称呼‘空射巡航导弹’这一武器类型,形成歧义,因此译文中尽量称作AGM-86),民兵III.

在过去二十年间,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投入大量资金研发武器,包括体系化的防空和反导系统,以及电子战、网络战能力,用来削弱美军的常规打击与核打击能力。对此,美国国防部寻求发展新的常规武器系统,并投资新的“核三角”能力,以在高威胁环境下作战。

中国和俄罗斯的国防计划表明,两国都把自己的现代化核力量作为大国地位的重要支撑。两国都在研发新型隐形轰炸机,多种机动或井基洲际弹道导弹、核常兼备巡航导弹、加固地下工事,及其他能在未来赢得“齐射竞争”的能力。多样的,现代化的核武库能让美国在面对大国竞争者可能的科技突破面前,拥有稳健的安全屏障。相反,如果美国放弃核武器现代化计划,就将导致战略失衡,可能让大国竞争者认为美国会在核威胁面前让步。

本报告的剩余部分评估了美国国防部对现代化核武器的需求,包括应对挑战所需的作战灵活性。第2章重点关注替换现有的空射巡航导弹,以在未来穿透敌方防空网的发问题。第3章关注研发GBSD,以在未来替换寿命到期的“民兵III”的可行性和开销。

第二章:空射巡航导弹现代化和LRSO

AGM-86B空射巡航导弹是现在拥有的唯一一种核巡航导弹。它拥有AGM-86C/D两种常规改型,是一种单弹头亚音速导弹,可以打击远程目标。虽然这种导弹设计于1970年代,仅仅计划服役十年,但延寿项目很可能将其服役期限延长至约2030年。美国有大约550枚AGM-86B,通过B-52轰炸机发射。本章将首先总结美国核轰炸机力量的特点,回顾AGM-86B的发展历程,以及国防部先前替换这种导弹的尝试。之后,本章将评估AGM-86B的生存力,可持续性,及其他导致美国空军启动用于替换它的LRSO项目的问题。第2章总结道,在设计AGM-86B的年代,只有少量敌方武器能威胁它的突防能力,但在未来战场中情况将截然不同,亟需替换升级。

空中核力量

在核时代伊始,轰炸机是美国战略威慑力量的基础。在1960年代早期服役的B-52H很可能继续服役数十年。美国空军的20架B-2是世界上仅有的隐形突防轰炸机,并将很快拥有B-21,同样能穿透未来的防空网。美国的空中核力量同核三角的另外两极形成互补。轰炸机可以处于警戒状态,在各机场分散待命,这可以作为强烈的危机信号。不像导弹,轰炸机可以在打击途中被召回。洲际打击任务所需的较长飞行时间增加了轰炸机的灵活性,而导弹一旦发射,就会在不超过30分钟,甚至更短时间内击中目标。配备人类机组成员的轰炸机可以中途修改任务,以避开威胁,改变目标,或者决定是否发射武器。总之,能发动防区外打击,或突防打击的轰炸机将给防御方带来显著挑战。但只能执行防区外打击的轰炸机部队会让潜在敌手得以优化其防空体系,以削弱美军的导弹打击效果。

AGM-86

在1970年,美国空军试图提高B-52在敌防空网面前的生存力,因此提出了“亚音速巡航武装诱饵”(Subsonic Cruise Armed Decoy, SCAD)计划,研发能够模拟B-52雷达信号的无人诱饵,以欺骗苏军防空网。虽然对SCAD的需求不明,导致项目在1973年中止,但随着苏联空军防空能力的提升,美国空军仍有兴趣为战略轰炸机研发一种防区外打击武器。在1973年8月,空军开始投资研发AGM-86。波音在1979至1987年间生产了约1715枚AGM-86。

B-52最早可以在左右翼下各挂载六枚AGM-86,之后的改进型号可以在内部武器舱中挂载通用战略旋转发射器(Common Strategic Rotary Launcher),挂载额外的八枚AGM-86.为了拦截B-52进行的AGM-86齐射,苏联防空网必须具备探测从各方向来袭的低空目标的能力。换言之,AGM-86在早期的“精确打击下的齐射竞争”为美国提供了显著优势。

在1986年,美军将一些AGM-86B改装成常规的AGM-86C,即“Conventional Air-Launched Cruise Missile/CALCM”。不同于和AGM-86B的地形匹配导航系统,AGM-86C使用GPS辅助的惯性导航。这种导弹可以携带2000磅(译者注:≈900kg)高爆/破片战斗部,用于打击类似于防空导弹阵地这样的大型固定目标。在“沙漠风暴”行动的第一晚,B-52机群从路易斯安那州的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起飞,发射了35枚AGM-86C,自此这种导弹被公众所知。之后,美国空军又在2000年代早期研发了AGM-86D,它装备穿甲战斗部,用于打击加固目标。美国空军2010年称,AGM-86C/D的库存数量不超过300枚,但最新的数量并不清楚。

替换AGM-86的最初尝试:先进巡航导弹

考虑到苏联愈发先进的防空系统正在威胁AGM-86的突防能力,美国空军在1982年开始研发“先进巡航导弹”(Advanced Cruise Missile, ACM),即AGM-129。AGM-129的特征包括具备更大航程、更高精度、低雷达截面、隐形涂料、前掠翼、低红外特征。AGM-129并未像计划中的那样代替AGM-86,部分原因是时机不利。AGM-129在在冷战刚结束后才投入生产,由于威胁消失,布什政府将导弹采购数量降低至460枚。ACM-129在2012年退役,之后老化的AGM-86就成为了美国武器库中唯一一种能投送核弹的空射防区外打击武器。

AGM-86的可靠性和可用性

AGM-86存在众多延寿项目无法彻底解决的问题。国防部在2015年2月的听证会中的证词让人们得以窥见这种问题:美国政策首席副次长Brian McKeon称,“保持AGM-86正变得愈发困难,即使投资到位,也无法保证它在此后十年间的可靠性。AGM-86的服役寿命已经比最初预期的十年延长了二十年。”AGM-86将继续在遥测(telemetry)、通信加密、飞行终止系统(flight termination components)。这些延寿项目不太可能显著增加AGM-86在未来的突防能力。此外,由于寿命将近,剩余AGM-86的可用性同样面临问题。和“民兵III”类似,频繁的实弹测试可以确保AGM-86仍然是一种可靠的武器,但这些测试和其他损耗都会消耗AGM-86,在被LRSO全面取代之前,AGM-86的数量很可能降低到无法让所有B-52挂满导弹的地步。

远程防区外导弹/LRSO项目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2010年的核态势报告要求美国空军“评估替代方案,在2012财年决定是否替换,如何替换将在接下来十年间退役的AGM-86”。经过联合需求监督委员会(Joint Requirements Oversight Council)检查后,空军启动了LRSO(远程防区外导弹/Long Range Standoff Weapon)计划,研制和生产替代AGM-86的LRSO导弹。

国防部称,LRSO应当能穿透未来的防空网。不像AGM-86B只能从B-52上发射,LRSO应当同美军的多种轰炸机兼容。空军负责飞机平台整合、后勤管理等工作,以使LRSO达到可靠性和可用性需求。美国能源部负责进行W80-4核弹头延寿项目,这种弹头将用于LRSO。和AGM-86类似,美国空军在未来可以研发一种LRSO的常规弹头改型。

美国空军最初计划在2013财年签订研发LRSO的合同,但在2015财年的总统预算报告中,将其推迟至2018财年。考虑到LRSO今后还可能继续推迟,国会在2014财年通过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要求LRSO在AGM-86退役之前达到初始作战能力(IOC)。国会还指示国家核安全管理局在2025年之前交付LRSO所需的第一枚W80弹头。2017年8月,美国空军和洛克希德马丁及雷神公司分别签订了9亿美元的技术成熟度及风险管理(Technology Maturation and Risk Reduction)合同,要求完善LRSO的设计,验证采用的新技术,并证明关键部件的可靠性。之后,空军将从中选择一家作为工程和制造开发(Engeineering and Manufacturing Development)阶段的主承包商。

巡航导弹和新威胁环境

在过去75年间,美国拥有无可匹敌的远程打击能力。二战结束后,美军的远程轰炸机和巡航导弹包括B-47、B-52、FB-111、B-1B、B-2、AGM-86和AGM-129.它们的卓越性能,尤其是低空突防能力和此后的隐形能力,让敌对国花费大量资源建立防空系统,从而部分牺牲了进攻武器获得的资源。苏联列装了数千枚地对空导弹,无数预警和火控雷达,上万门高射炮,至少15种主要的专用截击机,以防卫天空。

美国国防部在1970年进行了多项测试,以评估巡航导弹突破苏联防空网的能力。由于当时海军的“战斧”发展进度超过AGM-86B,国防部在用“战斧”导弹作为进攻方,并用美国防空武器和从各种渠道获得的苏联装备作为防守方。这些测试的结果表明,苏联防空网无法有效防御美国的巡航导弹。国防部得出结论,这些导弹能给苏联造成重大损失,即使苏联在将来五到十年间投入900~1000亿美元研发防空系统,美国的巡航导弹仍然能有效突防。

在AGM-86和“战斧”问世以来,更先进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的扩散深远改变了威胁环境。拥有整合防空系统的国家数量不断增多,而潜在敌手对加固手段、电子战、定向能武器、先进网络战能力等方面的投资也削弱了美国执行空中打击的能力。作为一种在70年代背景下设计的导弹,AGM-86不具备隐形特征等突破未来防空网所需的条件。但与此不同的是,LRSO的设计应当能够在未来条件下有效突防。换言之,包括LSRO在内的下一代巡航导弹,是下一个“防空-突防”竞争周期的范例。

关于LRSO的若干争论

质疑LRSO的声音大致分为三种:①核巡航导弹将是“不稳定因素”,②LSRO的能力重复,③LRSO项目过于昂贵。本节将分别讨论这三点。

不稳定因素

一些批评者认为携带核弹头的空射巡航导弹是不稳定因素。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说:“巡航导弹可以无预警发射,并兼具核/常型号,因此这种武器将是不稳定因素。”

根据冷战期间的经验,空射巡航导弹并未破坏稳定。实际上,装备巡航导弹和自由落体炸弹的轰炸机可能是美国“核三角”种维护核稳定的最重要一环,由于轰炸机的行动公开,能在发射后被召回,且同弹道导弹相比飞行时间更长,因此美国可以用它们在危机中显示决心,通过给轰炸机挂载武器的方式增强威慑,或在需要的时候将轰炸机分散至不同机场,以增强生存力。

中俄的现代化核常兼备空射巡航导弹项目证明它们并不认为空射巡航导弹将破坏核平衡。俄罗斯的Kh-102是Kh-101常规空地导弹的核弹头型号,而2013年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的简报中称,中国的长剑-20空对地巡航导弹拥有核能力。

在未来的美国核三角种有一项潜在的不稳定因素。如果中俄能够阻止B-52和其他轰炸机在防区外发动有效核打击,那么美国将失去一种在危机时宣示决心的重要手段。正如2008年“施莱辛格委员会”(Schlesinger Commission)所称:“AGM-86让B-52可以在不突破敌方防空网的情况下投送核弹。如果这种能力消失,通过生产和分散B-52以显示战略实力的方式就将被削弱。”虽然B-2和未来的B-21仍能向高威胁空域内投放自由落体核炸弹,但不断进化的防空系统将增加它们突防的风险。

LRSO的能力重复

另一些批评认为,研发隐形巡航导弹和美国空军的新型隐形轰炸机项目重复。由于中国和俄罗斯持续列装更先进的整合防空系统,LRSO将作为隐身轰炸机的补充,而非替代品。尽管低可探测技术和设计仍在发展,反隐形手段仍然意味着隐形飞机和导弹在服役期内的突防能力将最终被削弱。和B-2类似,不断用最新隐形技术升级B-21可以让它继续具备突防能力。但拥有从最致命的雷达防区外发动巡航导弹打击的能力仍将提高隐形轰炸机的作战灵活性和生存力。LRSO将让B-52这样仍会继续在美国空军中服役数十年的非隐形轰炸机拥有在防空区外威胁战略目标的能力。

LRSO也将是美国达成延伸威慑承诺的重要手段。在冷战结束后,美国在欧洲保持了少量战术核武器,可以被北约的多用途战斗机投放,并从太平洋区域移除了洛杉矶级核攻击潜艇上搭载的核巡航导弹以外,所有的战术核武器。海军在2013年退役了所有的“战斧”核型号,这降低了美国在危机中,向敌友双方宣示意图和决心的能力。直到2018年核态势报告,国防部始终没有研发武器取代“战斧”核型号的计划。因此,LRSO将为美国提供另一种延伸威慑选项。

LRSO将过于昂贵

一些批评者称,LRSO将过于昂贵,因此应当推迟LRSO,把资金投入其他现代化项目。

虽然LRSO必然花费不菲,但这只是国防部计划在2016~2020财年间,在核力量上花费的940亿美元中的一小部分,大概只占国防部同期总投资的0.06%.国防部在2016年的“里程碑A采购决策备忘录”中指示空军用97亿元采购1000枚LRSO。这一开销和其他公开的政府评估相符(见下表)。

表:LSRO预计开销

此外,LRSO的单位造价和AGM-86类似,显著低于AGM-129,这是由于后者的采购量较小(见下表)。

表:各种巡航导弹单位造价对比

因此,通过LRSO项目,美国只需要花费相对较小的开销,就能保证核轰炸机部队在未来不仅能投掷B61自由落体炸弹,还能发动防区外打击。

除此之外,它或许能在未来让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研发导弹防御,拦截从多个方向来袭的LRSO。不像轨迹能被预测的弹道导弹,远程,能空中加油的轰炸机可以在空中机动,从不同的方向进入,发动防区外打击或凌空轰炸。这种多方向打击,加上从陆地和海中发射的弹道导弹,可以让强敌增加投资,研发复杂的防御系统。正如空军副参谋长所说,LRSO将“让敌人感到沮丧”,并“迫使敌人大量投资”。

总结

AGM-86是一种1970年代的巡航导弹,已经超出了最初设计的服役年限,并无法突破未来的防空网。正如下表中总结的那样,发展AGM-86的替代品将确保核三角的空基一极在未来仍然有效,仍然能迫使对方消耗大量资源应对。

如果没有LRSO,美国的轰炸机力量将最终失去发动防区外核打击的能力,因此必须突破防空网,抵近目标上空,投放射程很短的自由落体炸弹。如果在未来,美国轰炸机能从敌方最致命的防御圈外发动打击,就能显著提高打击成功的概率。总之,用LRSO替换掉老化的AGM-86将让美国跟上正在研发和装备多种巡航导弹,其中或许将拥有核能力的强敌的步伐。否则,继续使用AGM-86将让中俄在“齐射竞争”中获得显著优势。

表:AGM-86和LRSO对比。
红色:无法满足要求
黄色:能满足要求,但比LRSO更贵
绿色:能满足要求,最佳选项

民兵III现代化和GBSD

长久以来,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力量一直是美国稳定战略威慑的象征。本章首先总结美国洲际弹道导弹的特征和民兵III的历史。这是一种最早设计服役寿命只有十年的导弹,在一系列现代化改装和延寿后,第三代“民兵”导弹,也就是民兵III,从1970年代一直服役至今。之后,本章将评估民兵III未来的威慑力、维持能力、延寿项目开销和替换成GBSD的对比。然后本章总结道,正如冷战结束后每一份核态势评估中所属的那样,洲际弹道导弹应当继续作为美国战略威慑力量的一部分。此外,民兵III正在老化,且技术逐渐过时,因此可信度正在下降,未来的延寿和关键部件现代化不一定可行,并且在未来,和延寿相比,把资源放在装备一种新导弹上将是更明智的选择。

陆基核力量

美国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是核三角中最可靠的一极。空军作战部署的“民兵III”导弹就绪度极高,这保证它们在和平时期,也始终处于警戒状态。与核轰炸机不同,洲际弹道导弹可以在发射后几十分钟命中全球范围内的目标。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部署高度分散,这导致如果敌方试图发动第一次打击,将不得不打击数量众多的目标。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的数量和分散程度将“让敌人的解除武装式打击变得非同寻常地困难,且消耗巨大”。相反,美国空军的核轰炸机全部位于三个基地中,而海军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的母港只有两个。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还是核三角中维护费用最低的一极,它的年度运行/维护开销大约只有海军战略核潜艇部队的三分之一,比轰炸机低约20%.

民兵III的历史和演进

在1950年代,美国军队和军工业界试图研发一种可靠的固态燃料火箭发动机,从而提高弹道导弹的安全性,缩短反应时间。当时的液态燃料洲际弹道导弹部署困难,维护昂贵,并且需要在地面上加注燃料后才能发射。在1957年,国防部高级领导听取了一种固态燃料洲际弹道导弹的设计概要。这种导弹尺寸较小,维护费用也较低,能在下达指令后随时发射。在潜在的对苏“导弹差距”的背景下,这一项目得到了国会支持。国防部首先研发了固态燃料的“民兵IA”,在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前不久投入部署。国防部在1960年代研发了多种升级型号,到1967年,美国拥有800枚“民兵IB”和200枚“民兵II”。

三级的“民兵III”在1960年代中期开始研发,是世界上第一种能携带多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民兵III”被部署在“民兵II”的地下发射井中。在研发“民兵III”的同时,美国陷入了和苏联的军备竞赛当中,不断扩大洲际弹道导弹武库。双方都在不断发明或改进自己的洲际弹道导弹,在这种背景下,“民兵III”的预期服役寿命仅有十年。

民兵III部署后的历史

在1970年代,随着美苏签订1972年的反弹道导弹条约和SALT I等一系列军控条约,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展步伐开始放缓。美国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早期设计了MX“和平卫士”导弹,意图取代“民兵III”,这种导弹能携带十个分导弹头。“和平卫士”的原始设计是一种移动式发射系统,用来减少美国对井基洲际弹道导弹的依赖,因为发射井在苏联核打击面前正变得愈发脆弱。但出于节省开支的考虑,美军缩小了“和平卫士”项目的规模。最终,美国空军采购了50枚井基“和平卫士”,而非最初计划的移动发射。

图:2002年11月26日,“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试射

美俄之间签订的SART II条约对多弹头导弹做出限制,从而进一步减少了对“和平卫士”的需求,最终美军决定提前退役这种导弹。在2005年后,“民兵III”就成为了美国唯一的陆基核弹道导弹,如果GBSD项目未被拖延,一些“民兵III”或许将服役至2030年代中期。

今日的“民兵III”

“民兵III”洲际弹道导弹是一种三级固态燃料火箭,装备NS-50导航系统,火箭调姿发动机(Propulsion System Rocket Engine/PSRE),和能携带一个弹头的再入载具。调姿发动机是较小的上面级,由液体燃料驱动,可以在再入载具分离前调整速度和方向。民兵III的再入载具没有导航系统,在分离后像炮弹一样沿抛物线下落。虽然“民兵III”最早可以携带三个核弹头,但现在所有的民兵III都是单弹头的。美国在和俄罗斯签署START II条约后,就决定把所有民兵III换成单弹头型号。虽然俄罗斯在2002年宣称,START II条约是“无效的”,2010年美国的核态势评估中指示空军,改装一些民兵III,使得它们可以很快修改为携带多弹头。

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部队拥有450个发射井,45个发射控制中心,以及指挥控制相关的基础设施。美国在2007~2008年退役了50枚民兵III,这让美国处于待命状态的洲际弹道导弹从500枚减少到450枚。这一决定受到了《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和2005年美国的基地调整与关闭(Base Realignment and Closure)计划。之后,美国进一步削减处于待命状态的武器和发射装置数量,以符合2010年的新START条约,这一条约随后被SORT条约取代。现在美国有400座民兵III发射井和相应的导弹处于部署状态,还有50座发射井处于未部署状态,其中没有就绪的导弹。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均为单弹头,但其他大国正在研发多种公路或铁路机动的洲际弹道导弹,它们可以在部署前保存在加固地下设施内。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美国将可能在未来面临技术或战术上的失败。

替代民兵III

首次尝试:LBSD

在2001年,美国国防部指示空军“延长民兵III的寿命至2020年,同时研究下一代洲际弹道导弹的技术指标”。在2003年,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的战略总体规划(Strategic Master Plan)提出,通过延寿项目让民兵III服役至2020年,并研发新一代陆基战略威慑导弹(Land-Based Strategic Deterrent, LBSD),要求在2018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在2004~2005年间,美国空军从精确度、射程、杀伤力、反应能力、灵活性、增强C4(译者注: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能力、安全性、成本方面做了替代选项分析(Analysis of Alternatives),对比了LBSD和与之竞争的铁路、公路机动方案,同时还作为基准,对比了民兵III的延寿项目。分析结果在2006年公开,其中总结道,“基准[民兵III]系统在冷战期间和今日都是成功的威慑力量,但并不满足2018年后的作战需求。”由于当时洲际弹道导弹并非优先事项,美国空军选择接受风险,继续改装和延寿民兵III。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指挥官支持了这一决定,他说,“在全球反恐战争和‘同时打赢两场大型常规战争’的背景下,新洲际弹道导弹项目难以获得资金,因此我们应当选择这一渐进式的方案。”

同时,美国空军还进行了一项大规模研究,结果表明民兵III可以被延寿至2030年,但由于其各种组件在不断老化,延寿项目的开销仍有待评估。这项研究很可能影响了2007年的国防授权法案,其中要求空军维持民兵III服役至2030年,而非2020年。几年后,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指挥官在证言中说,“空军积极回应国会提出的要求,正在研究将民兵III延寿至2030年所需的步骤。在现有升级项目完成后,空军可以,或已经对发动机和其他部件的潜在服务寿命做出估计;但现在尚无法直接宣布‘民兵’导弹还能服役多久。”之后,空军做了进一步分析,发现将民兵III延寿至2030年的开销将超过预期,且一些关键部件无法在2030年后继续延寿。这项分析和2014年GBSD替代选项分析的结果让空军确信,应当用一种新的,“能应对现有和预期威胁”的洲际弹道导弹替换掉民兵III。

GBSD登场

在2009年,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成立后不久,它就提出了一项洲际弹道导弹计划,称“从2020年起,就必须进行大规模投资以将民兵III维持至2030年。现代化项目必须同时包含将民兵III延寿至2030年,以及在2030年后进行换代。”2018财年总统预算要求全面投资GBSD项目。在2017年8月23日,美国空军宣布,诺斯洛普·格鲁曼公司将获得3.286亿美元,波音公司获得3.492亿美元,进行GBSD项目的技术成熟&削减风险(TMRR)阶段。这一阶段将于2020年结束,之后空军将选定一家主要承包商,进入工程&制造开发(EMD)阶段,合同金额为150亿美元。制造过程将大约在2025年开始,到2040年共生产642枚导弹,花费当时价格320亿美元。空军希望这些导弹在2029年形成初始作战能力,2036年形成完整作战能力,并服役至2070年代中期。除此之外,GBSD还应拥有配套的指挥控制基础设施,包括翻新的地下发射控制中心(Launch Control Center, LCC)和发射井(Launch Facilities),拥有更安全的通信网络。这些修改和升级是整合GBSD项目的一部分,它们能够减少开支,增强洲际弹道导弹部队的安全性。

关于GBSD的争论

美国的洲际弹道导弹“过于脆弱”

类似于常规“齐射竞争”,愈发精确的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让一些人质疑维持美国洲际弹道导弹部队的意义。早在1970年代,苏联开发的,拥有现代化制导系统的重型多弹头洲际弹道导弹,就已经让一些人担心,莫斯科可能误判自己能对美国核力量发动大规模打击,并仍然有足够的核武器“吸收”美国的反击,并发动反报复。不过,在冷战期间,发动先发制人打击,摧毁美国的数百枚洲际弹道导弹极为困难,因此苏联很可能认为无法做到。

虽然中国和俄罗斯的精确打击能力正在提升,美国的井基洲际弹道导弹仍然让考虑进行先发制人打击的假想敌难以确定目标。美国空军拥有450个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和45个发射控制中心,均为地下加固设施,在广袤地域内分散部署,如果想要摧毁它们,敌军就需要发动大规模打击。粗糙地说,强敌需要用两个核弹头打击一个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以达到可靠的90%摧毁率,那么消灭所有发射井就需要超过1000枚精确制导的远程导弹。因此,减少美国洲际弹道导弹的数量会导致战略不稳定,因为美国轰炸机基地和战略核潜艇基地的数量相对较少,这很可能导致强敌在危机中误认为能对它们进行先发制人打击。

如果民兵III逐渐变得不可靠,它在敌方发动先发制人打击时,消耗其导弹的能力就将降低。在未来,假想敌可能会怀疑民兵III的可用性,从而在先发制人打击方案中,把一些导弹更改为打击美国核三角的其他部分。因此,将民兵III更换成设计可用至2075年的GBSD能增加美国核三角整体的生存力。

此外还有一些可以改善美国在“核齐射竞争”中态势的手段,例如维持大量“未部署”的发射井,其中没有导弹。这也将增加敌军先发制人打击时必须瞄准的目标数量。在未来,美国还可能更新主动反导系统,如有需要甚至可以考虑部署公路或铁路机动的洲际弹道导弹。但冷战后的国防部分析表明,机动洲际弹道导弹的研发和维持开销过高,同时还需要拥有广阔的安全待机地域等,种种因素综合下来,这种选项并不实际。例如,2006年LBSD的替代选项分析得出结论,和将新导弹部署在原有的民兵III发射井中相比,将其设计为铁路机动型号将额外花费294亿美元,公路机动则是412亿美元(2012财年美元)。

民兵III“能满足未来需求”

民兵III的服役年限已远远超出预计的十年。即使民兵III的寿命可以延续至2030年后,它仍然是一种在1970年代设计的导弹,当时的作战环境中缺乏先进整合防空系统,也没有诸如高功率微波武器(可以摧毁电子元件)这样的网络战和电子战威胁。类似于先前的LBSD替代选项分析,2014年GBSD的替代选项分析得出结论,民兵III将无法满足未来需求。虽然GBSD技术指标的细节仍未对大众公开,2004年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一份关于LBSD概念的总结中提到,它应当“精度更高,更可靠,并且很重要的是从设计上具备灵活性和适应性,以允许基于未知的未来需求进行必要改装。”美国国防部2018年的核态势评估更加直接,称民兵III将在未来失去突防能力,而民兵III能否满足需求,将是美国空军决定是否继续GBSD的最重要因素:“我们最终决定支持用新型导弹代替民兵III,因为GBSD能满足目前和未来预期的威胁。”

民兵III“能继续维持”

和最初设计的十年相比,美国空军已经将民兵III的服役寿命延长至惊人的程度。下图中列举了民兵III主要的改装和延寿项目,其中一些已经完成,另一些正在进行。

图:民兵III主要延寿/改装项目,其中REACT为“快速打击和作战瞄准武器系统(Rapid Execution and Combat Targeting,REACT)”

在1990年代末期,美国空军启动了民兵III的改装计划,其中包括升级制导系统,以改善维护性和可靠性,还包括替换固态燃料。之后,另一项计划替换了民兵III后助推段(post-boost)的推进剂。这些组件必须被替换——它们无法被修复,因为许多部件已经不再可用。美军正在计划另一个替换项目,它将把民兵III“远超预期10年寿命”的引信改成和GBSD兼容的新型号,这一项目应当最早在2022财年得到资金。

正如上表显示的那样,民兵III的一些组件将无法继续延寿。例如,民兵III的制导设备将在2032年开始老化,其中包括陀螺仪在内的一些元件将无法被修复。导航系统的其他部分基于1980年代的技术,无法应对现在的防御措施。导弹各级推进剂将在2020年后期开始老化,许多民兵III的第一级和第二级固态燃料曾在此前被清除并重新浇筑,它们的弹体无法承受再次重浇筑带来的损伤。此外,空军发现重新浇筑将带来显著的损耗。民兵III的第三级固态燃料发动机需要替换,因为它的燃料箱是复合材料,无法将燃料清除后重新浇筑。空军和军工行业的专家认为,民兵III固态燃料发动机将面临严重的老化问题,降低延寿的可行性,并带来美国空军洲际导弹数量萎缩的风险。

美国空军估计,由于缺乏关键元件,民兵III无法在2030年后维持现有的部署规模(见下图)。民兵III的关键元件无法被升级或修复,因此相比用现代技术开发一种新导弹,维护民兵III愈发显得不值得。新型导弹将完全打消可部署导弹数量下降的风险。换言之,按时研发并列装GBSD将避免美国核三角规模下降至美国核威慑态势必要水平以下的风险。

图:预计未来可服役民兵III数量。周期性试射将让民兵III的数量下降。

图:2017年5月3日,美国空军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试射一枚无弹头的民兵III洲际弹道导弹。

美国空军每年试射四至五枚民兵III,以评估现有导弹库存的就绪程度和可用性。这些测试将逐渐减少民兵III总数,最终影响美国维持部署400枚洲际弹道导弹的能力。但如果减少或推迟试射,民兵III导弹力量的可信度又会降低。2018年美国核态势评估得到的结论与此相同:“一系列延寿项目让民兵III仍然可用,但是元件老化和库存消耗正在迅速让这种导弹变得无法维持。”

GBSD将“过于昂贵”

一些批评人士怀疑GBSD的价格,而非其满足未来需求的能力。但官方研究表明,“替换民兵III是满足可用性要求的最廉价方案”。根据方法的不同,官方对GBSD的开销相差巨大。例如,空军采用了此前洲际弹道导弹项目的开销推测GBSD,而国防部成本评估与项目评价办公室(Office of Cost Assessment and Program Evaluation)则采用导弹防御局各项目,例如陆基中段拦截(Ground-based Midcourse Defense, GMD)项目进行推测。陆基中段拦截的要求更高,因此需要研发更多新技术。与之相比,GBSD可以使用诸多成熟技术,以降低成本。

表:GBSD成本预估

武器系统全寿命开销也十分重要。根据GBSD替代选项分析,民兵III延寿开销和新的GBSD导弹类似(见下表)。

表:在2016~2075财年间,民兵III延寿和GBSD的开销对比

根据美国空军向国会提交的的GBSD替代选项分析,用新导弹代替民兵III“可能通过模块化设计、低维护需求设计等方式降低长期开销至计划以下”。因此,当GBSD成熟后,它很可能成为核三角中日常运作和维护费用最低的一极。美国战略司令部指挥官强调了这一点,他说:“赞成民兵III延寿的人没有看过这些数字。一项研究表明,替换民兵III失效部件的开销可能比研发一种全新系统还要高。”

另一个因素:对美国工业的好处

开发新型洲际弹道导弹有助于振兴相关工业,这种益处还将扩展到常规导弹和其他精确制导武器制造业。对洲际弹道导弹至关重要的固态燃料发动机制造业“曾在数十年间没有生产任何新型号”。目前国防部的战略弹道导弹有两家固态火箭发动机供应商:Orbital ATK公司和Aerojet Rocketdyne公司。对现有GBSD项目的担忧包括如果只有一家公司获得GBSD的所有发动机订单,那么另一家公司将无法继续存活。导弹需要的一些特殊化学成分、含能材料、关键部件在美国内外只有唯一或极少量厂商能够提供。

总结

民兵III将无法满足未来需求,而GBSD意在用全新武器系统替换民兵III,这将让美国保持可靠的陆基核威慑,直到2070年代。和民兵III不同,GBSD将设计能够突破由动能拦截弹和其他防御手段构成的,愈发先进的防空网。此外,民兵III的部件老化和库存损耗正在侵蚀它的可靠性和可用性。随着时间推移,这将导致美国洲际弹道导弹力量有效性下降,并减少可部署的导弹数量。换言之,放弃或显著延迟用GBSD替换民兵III的计划将危及稳定,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强敌可能把更多核弹头用于打击其他战略目标,例如美国现有的少量轰炸机基地和战略核潜艇基地。如果按时研发并装备GBSD,就能避免这种风险。从经济角度考虑,到2075年为止,民兵III延寿的预估开销大致和GBSD相仿,何况民兵III在如此长的时间后不可能满足作战需求。这些要点总结为下表。

正如一些分析显示,用新型导弹替换民兵III将是维持陆基战略威慑的最佳选项。延迟或放弃这一计划可能导致美国失去核三角中负责稳定的一极。

总结

自冷战结束后,有众多关于美国是否需要保持并更新核三角全部三极的争论。虽然维持核三角的需求始终存在,但直到最近,替换老化的武器系统才在国防预算中获得了一席之地。《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和《2018年国家防御战略》都清楚地表明,随着美国将焦点转向长期大国竞争,整个核三角的现代化将拥有国防优先地位。维持包括洲际弹道导弹在内的核三角和能突破中俄防空,执行纵深打击任务的轰炸机都对长期大国竞争起到决定性作用,因为各大国都在持续研发新型核武器和投送平台。综合所有考虑,本报告作出如下建议:

  • 为和大国进行长期战略竞争做好计划。国防部用于评估未来作战概念、能力、部队规模的预防性情景规划应当包括与大国的长期竞争。中俄正在发展强大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体系,包括先进的防空和反导系统,以应对美国的精确打击。未来美国军队的规模与形态应当同这种威胁相适应。国防部的情景规划还应包括能够慑止敌军使用战术核武器胁迫美国及其盟友,或取得常规冲突主动权的能力和行为。
  • 中国不应再被当作一个“次要”的对象。在冷战和后冷战的大多数时候,美国核三角的计划和资源都主要基于威慑或回应俄罗斯的核力量。中国正在快速研制和列装多种能搭载核弹头,或核常兼备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未来的核武器现代化应当基于这种战略多极化的现实。特别地,美国核三角的规模和编成应当提供一系列选项,以应对不同大国。未来美国的军控方案还应该考虑中国不断增长的核力量,包括关键技术、生产能力等。
  • 用能有效在未来环境中作战的武器替换AGM-86和民兵III。愈发强大的防空、电子战系统(包括定向能武器、GPS拒止、其他武器)将降低美国现有核/常制导武器的突防和打击效能。此外,无法在AGM-86和民兵III上应用先进自主制导和末端导航系统、隐形技术等,导致无法提高它们的生存力。这些技术将是研发替换武器系统时的首要考虑。
  • 全面拨款研发LRSO,以保证它能按时替换AGM-86.制导武器和防御系统之间的持续对抗对美国战略轰炸机力量提出了更高的需求,要求具备多种打击能力,包括防区外巡航导弹。一旦AGM-86在未来无法穿透敌军防空网,美军轰炸机将失去这种防区外打击能力。
  • 研究使用LRSO支持延伸和定制威慑的作战概念。用多用途战斗机携带核巡航导弹,将是美国满足延伸威慑承诺的重要一环。美国战术核力量的规模在过去二十年间急剧下降。除了2018年核态势评估中宣称的新型海基能力外,国防部还应研究用LRSO作为灵活威慑选项的作战概念。
  • 全面拨款研发GBSD取代民兵III。维持可靠的陆基核威慑要求空军迅速替换民兵III。民兵III的许多元件很可能无法在未来延寿并更新,即使民兵III成功延寿,它也无法满足未来的需求。
  • 优先投资以按时研发、采购、列装GBSD。国防部应当按计划研发和列装GBSD。由于周期性试射和部件老化带来的影响,在2030年后,民兵III的库存数量将无法满足部署400枚洲际弹道导弹的标准。
  • 设计GBSD时应考虑到未来的不确定因素。将民兵III修改为单弹头限制了美国迅速增加部署核弹头数量的可能性。确保GBSD能够迅速改装成不同的弹头配置将有助于恢复美国的战略灵活性,并留出余地应对未来的不确定因素。
  • 利用核武库现代化复兴美国军工业。发展新型洲际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将有助于复兴相关的军工行业。洲际弹道导弹的生产有助于促进多个工业部门,包括火箭发动机制造、导航系统等,它们同样可以用于其他地对空或地对地武器。投资研发GBSD将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类似地,研发和生产LRSO巡航导弹同样有助于维持相关军工行业。

总之,投资新武器替换AGM-86和民兵III有利于美国维持强大和可靠的战略威慑能力。这需要对LRSO和GBSD项目的多年持续投资。延寿现有武器的替代方案将侵蚀美国的核三角,从而为美国的强敌创造战略机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