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电影同人:最后一击

本文设定参考了https://mp.weixin.qq.com/s/9pktrxJHIb0A1iPNsjmoqQ

华沙近郊上空

詹姆斯少校缓缓拉杆,让自己的F-35转向东南方向指向电子地图上,两百公里外的那台相控阵雷达。开隐身飞机的时候,做机动一定要尽量轻柔,以免尖锐的气动面偏转太多,破坏隐身外形,这是一个降低被发现概率的诀窍。

华沙之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北约空军接到的命令已经不再是打击“地球联合军”的纵深目标,而是尽量为地面部队提供近距空中支援。飞行员们都知道,这意味着防守华沙的地面部队快要油尽灯枯了。那些坦克、步兵、火炮几乎是价值最低的战术目标,如果敌人位于战线纵深的后勤枢纽、通信节点、指挥中心不被摧毁,那么中国和俄罗斯的坦克将源源不断地从东方涌来,淹没整座城市,就像潮水淹没礁石。

就在一天前,中国人冒险把一个地空导弹旅部署在了白俄罗斯国境线以西,几乎让华沙上空的北约飞机无处遁形。北约空军玩命般的几次突击,摧毁了数辆火控雷达和机动发射车,但位于核心的那部相控阵搜索雷达还在运转,这正是今天他的任务。

此时太阳正在詹姆斯的12点钟方向,对空战而言是一个不利的态势。虽然太阳在一百年后就要爆炸了(少校的专业知识并不包括‘氦闪’这样的天体物理学术语),但它散发出的红外线仍足以让格斗弹丢失目标。当然最讽刺的是,太阳都要爆炸了,人类却还在地球上打仗。那些中国人和俄罗斯人一定是十足的疯子,居然想给地球装上发动机,变成一艘大飞船。按照他们的方案,地球的轨道转移必须在不久之后开始,日地距离变化带来的全球性灾害将至少杀死二十亿人,作为自由世界的公民,詹姆斯当然无法容忍这样的行径。当然,少校个人也更喜欢福勒总统许诺的星际舰队:从一名专业飞行员的角度看,地球并不是一艘优秀的飞船,它有太多死重。

F-35逐渐加速至1.5马赫,航向直指巨大的搜索雷达。在附近担任佯攻任务的几架沉默鹰和阵风很好地分散了中国人的注意力,F-35上的综合电子战系统只能检测到12点钟方向几秒钟一次的低功率扫描,显然来自这部雷达。这次出击抓住了地球联合军调度的空当,最近的敌方战斗机在四百公里之外,从这个距离上发射的超远程空空导弹几乎百无一中,前提是不能傻乎乎地,像靶子一样直线飞行。

头盔显示器上,代表目标距离的数字逐渐缩短,接近150公里,这是AGM-88ER“哈姆”反辐射导弹的最大射程,巧合的是,这基本也是那部雷达发现F-35的距离。昨天一次失败的尝试证明,那部搜索雷达周围藏着不少中近程防空系统,所以他无法飞得太近,只能在极限距离上发射导弹,并祈祷敌人关机转移的速度没那么快。

詹姆斯接通弹舱内两枚“哈姆”导弹的电源,机载计算机自动把目标的信号特征传输给导弹。几秒钟后,锁定警告声在座舱内响起,他转向警告的十点钟方向,发现两道烟雾从树林中腾空而起。詹姆斯立即打开弹舱,射出两枚导弹,然后释放干扰弹和箔条,转向规避。那部雷达的扫描信号消失了,显然敌人已经开始关机转移,“哈姆”导弹失去目的,只能飞向雷达车最后出现的位置。他刚才的飞行速度足够快,导弹命中目标的时间只有正常情况的三分之二,笨重的远程搜索雷达应该跑不了太远。

少校做出一个9G过载的机动,摆脱了地面上的火控雷达,两枚防空导弹茫然地错过自己,在空中自毁。他抽空看了一下火控面板,两枚“哈姆”的命中倒计时已经结束,不知道有没有打中雷达。

150公里之外,373号雷达拖车上,驾驶员韩子昂正死死地抱着方向盘,把油门一踩到底。两枚导弹刚刚在拖车后方几十米爆炸,如果他的动作慢了几秒种,拖车就将被爆炸的火球吞没。饶是如此,爆炸带来的冲击仍然让他的额头磕在了方向盘上,刚包扎的伤口被撕裂,鲜血直流,糊住了眼睛。

“老韩,没事吧!”雷达操作员小周喊道。

“我看不清路!你给我指路!去四号阵地!”

这时,几十道烟雾从西边沉寂已久的树林里升起,这是火箭炮旅完成了再装填,进行又一轮齐射。

“火箭炮开火了!进攻要开始了,老韩咱们得开快!”

“我他妈知道!指你的路!”

“往左拐!”

天空中,詹姆斯少校躲过几枚地空导弹,正在返航。地球联合军新一批巡逻的战斗机正在陆续到达前线,和北约空军隔着几百公里,进行毫无意义的远程导弹对射。联军刚刚用远程火力打击北约部队的浅纵深目标,明显是进攻的前奏,詹姆斯通过数据链看到,大批携带空对面武器的北约飞机正从后方赶来。联军的飞机大多在战线后方徘徊,看来搜索雷达的沉默让他们失去了底气。

几分钟后,韩子昂和小周赶到了四号预设阵地。

“放支架!”

“自检完成!展开雷达!”

庞大的相控阵雷达从拖车上竖起,展开,锁死,然后旋转起来,目不转睛地继续搜寻着苍穹。

一小时后,美国白宫

“总统先生,帕克中将请求执行橙色计划,对中俄联军实行战术核打击。”(美国至今不肯承认地球联合军,因此按照其中最主要的两个成员国,将其称为‘中俄联军’)

“告诉他,坚定守住,就有办法。”

“帕克中将说,如果不采用最后手段,华沙的易手将在十二小时内发生……”

“让我和他通话。”福勒总统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一名参谋按下通话键,帕克的声音出现在扬声器里。

“总统先生……”

“帕克,”福勒握住送话器,“我们从来没有离胜利这么近过,如果他们在华沙城下遭到惨败,中俄政府将被他们国内的飞船派推翻,还是那句话,坚定守住,就有办法……”

“总统先生,我们无法凭借现有兵力守住华沙!他们的数量是我们的五倍!”

“我向你保证,北约空军将不惜一切代价为你提供支援。如果华沙失守,欧洲议会很可能会变节加入地球派,你们的英勇战斗,是为全人类赢得更好未来的唯一希望……”

“福勒,”国防部长克拉克走上前,捂住送话器,“他是对的,我们无法在常规战争中守住华沙。”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五倍数量优势意味着二十五倍力量优势,总统先生。我们赢不了。”

“我只希望继续守住几天。他们没有征服整个世界的兵力,欧洲议会……”

“总统先生!克劳塞维茨说过,防御是由巧妙的打击组成的盾牌。无法进攻,就无法防守。”

“这就意味着必须使用核弹吗?我不想在被太阳炸飞之前就被俄罗斯的核弹炸飞。”

“唐纳德·特朗普已经在二十多年前失去了用常规战争中击败中国的最后机会,你知道的,福勒。

“他是个狗娘养的的共和党人!”

“我们的核武库仍然占据压倒性的优势,而这一优势至今尚未被使用。”

“但他们有俄罗斯。”

“俄罗斯会听中国的。这将只是一场有限核交换,他们会看清局势,寻求体面地结束战争。”

“如果他们是疯子呢?”

“疯子无法建造恒星际飞船,也无法建造地球发动机。如果人类文明注定毁灭,一百年后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福勒长叹一声,转过身去。

“进入DEFCON-1。执行橙色计划。”

华沙前线,373号车

“发现目标,数量3,批次14,方位289,高度3500,型号判别台风……”

联军和北约在空中的争夺已经进入白热化,上百道白色的航迹云划出交错的曲线,把天空切成支离破碎的小块。

“台风?挺少见的,估计是德国人?”韩子昂打开保温杯,呷了一口泡着几粒枸杞的热茶,冲着小周面前的雷达屏幕点评道。他和小周的工作时间严格互斥,开车的时候雷达无法工作,雷达开机的时候必须停车,因此两人免不了互相插科打诨。

“飞得挺慢,看来是满载。”小周居然有闲心回了他一句。拜计算机技术进步所赐,现在的雷达越来越智能,操作员几乎只需要对着液晶显示器上的电子地图“指点江山”,就能完成从目标识别到反干扰的一切工作。

“他们再飞就要撞进二营的火力网了,二营能不能想办法干他一下子。”

“他们转向了?郭鹏这个傻逼,又打草惊蛇了……”(郭鹏是二营营长)

“行了行了,老韩你这么能喷,应该把你装赤道上,推着地球就走了。”小周从数据链上看到,那几架“台风”就扔下了一枚炸弹。他自己的搜索雷达精度不够,看不到这样的小目标。

“你不早说,早说咱们还打个屁……”

他话音未落,眼前突然一亮,整个世界都被白光笼罩。车窗玻璃在零点几毫秒内变成黑色,阻挡光线进入。

“雷达没事吧!”

“我他妈瞎了!”小周的世界一片漆黑。几秒钟之后,他的视力逐渐恢复,发现雷达状态正常,但是屏幕上的目标信息停住不动了。看来爆心距离挺远,没有威胁到373号车。从道理上讲,如果冲击波到达,首当其冲的应该是拖车上巨大的雷达天线,而不是自己。

“二营挨核弹了,我们也快了,收雷达,开三防!”(挨核弹的其实是一个中俄混编的陆军合成旅,不过韩子昂不太关心这些地面部队)

“别急,是祸躲不过,先等上级指令,至少再扫描一个周期。”小周发现核弹没扔到自己头上,顿时冷静下来。

雷达茫然地转了几个周期,然后目标信息和数据链传输先后恢复正常,一大串消息涌入小周面前的显示屏,他利索地把旅部发来的指令置顶:

“全功率搜索H29空域,似有敌隐身轰炸机。”

“隐身轰炸机?B-21吧?这隔着几百公里呢,能看到吗?”

“还有别的雷达呗,碰上谁算谁。”小周知道,整个战区不止他们这一部雷达有反隐身能力,空中至少有几架装着长基线反隐身雷达的无人机,地面上还有几台专业的米波雷达。

老韩和小周等了一会,在373号车的雷达屏幕上,H29空域一直悄无声息,不过旅指挥车又发来了新的命令,要求搜索H30空域,看来应该是某部不太精确的米波雷达发现了目标。

突然,屏幕上闪过一个稍纵即逝的目标,类型未知,方位就在H30空域。

“这是啥?”

“估计是回波尖峰,被咱们撞上了。”小周调整了几下雷达参数,目标始终未再出现。过了不到一分钟,通过数据链可以看到,几十公里外的一台发射车突然向着H30空域开火,一枚速度极快的防空导弹拔地而起,向着天空冲刺,最终在H30空域的某处消失了。在这一瞬间,韩子昂感到窗外的天空闪烁了半秒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打中了吗?是不是核弹头啊?”

小周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北约用了核弹,咱们没理由不用。”

“咱们撤吧?”

“不,反正也跑不远,继续监视空情,把目标都拦下来才能活。”小周突然想明白了一点:如果敌人把一枚带核弹头的弹道导弹射向自己,那无论如何也跑不掉,除非能在空中把它拦下来。

他一拳砸向控制台上的“全向扫描”按钮,雷达在头几个周期内,就看到几枚短程弹道导弹分别从北约和联军的战线内升起,奔向对方而去。旅部下属的几个导弹营应声开火,修长的弹体被高压燃气弹出发射筒,在空中点火,急转弯,飞向遥远的拦截点。

美国,“守夜人”空中指挥机

“中俄联军用战术弹道导弹对我军纵深目标实施了核报复,我军损失……”

“好了。”福勒冲正在报告的参谋挥了挥手。作为三军统帅,他的职责是统筹大局,倒不是关注这些细枝末节的数字。

“他们拒绝了我们的条件。他们说,星际舰队计划绝无可能成功,与其在苟延残喘后消亡,不如壮烈地走向毁灭。”

“操,他们是怎么想的?”

“他们在虚张声势,福勒。俄国人的战术核武库不亚于我们,但是战略核武库不同,尤其是中国。总统先生,我建议按照A2方案执行战略核打击。”

“别急,克拉克。”福勒倚在舱壁上,用手抹了把脸,“建造能承载七十亿人的星际舰队,需要多少工业能力?”

“如果目的地是半人马座α,大约是人类现有能力的十倍,但是……”

“但是飞船上的生态循环系统撑不了那么久,半人马座α也没有类地行星,我知道这个。当然我们可以期待技术突破,一百年前,谁知道我们能造出重元素聚变反应堆?”

“总统先生,核打击授权……”

“如果我们和中俄发生全面核战争,能否在战后一百年内建立星际舰队?”

“如果参战各国发射所有战备核武器,但不包括贮存核武器……”国防部长示意身后的参谋在计算机上调出那份相应的模拟报告,“一百年后,至多能有五千万人上飞船。”

“不是会有技术进步吗?”

“我们考虑过了。核战争后工业产能的恢复遵循着一定的数学模型。”

福勒点点头。

“长官,你的决定……”

“不,我们不能执行A2.无论最后能造多少飞船,都必须要所有国家的工业能力,全力以赴,包括他们的。否则,胜利和失败没什么区别。”

“但他们不肯停战!我们不能允许他们执行牺牲二十亿人的方案!”

“多少人?”福勒突然想到了什么。

“二十亿人。”

“我们能否……”他用迟疑的语气说道,“仅仅摧毁他们的几个城市,来展示决心?不要打击他们的工业基地,只打击人口。反正在他们的计划中,这些人已经死了。”

“什么?”国防部长一时愣住了。

“SIOP中没有优先打击人口的方案,长官!我们需要时间!”他身后的一名参谋瞬间理解了局势,大喊起来。在美国已有的核战争预案中,打击对手的核反击能力、工业基地的优先级都比削减人口更高,今天算是倒过来了。

“今天发生的一切必须列为最高机密,先生们。”福勒对着国防部长和一群参谋说道。他其实不必专门说明,但毕竟几个月前,他还在电视讲话上侃侃而谈“不允许任何牺牲”。

“打击哪个国家,长官?”

“每个国家,加入中俄联军的每个国家。一共摧毁十个城市,按照人口比例分配。避开重工业基地。不要打击他们的核弹发射井,我们必须展示诚意。”克拉克反应过来,向参谋们下令。

“长官,这样我们无法打击赞比亚和……”

“别管了,他妈的!动起来!我要五分钟内看到方案!”

华沙前线,373号车

防空旅刚刚拦下了两枚弹道导弹,都是冲着373号车来的。受弹头尺寸限制,敌人的高超音速导弹虽然突防能力较强,但无法搭载核弹头,而配备核弹头的,传统弹道式导弹则容易被拦截。刚才过来的两发都是后者,显然是北约的战术失误。

这时,联军的空中巡逻出现了一轮空当:北约的战术核打击摧毁了好几个前线机场,迫使联军战机向更后方的基地返航,前线只留下了两架歼-20.它们的油量已经过半,不足以返回尚存的机场,估计一会得迫降了。

突然,一架F-35出现在搜索雷达150公里的反隐身视野边缘,在被营属火控雷达锁定之前,它就转弯脱离,在雷达屏幕上消失了。

“他是来试探我们反应的吧,咱们要不要转移?”韩子昂是驾驶员,遇事第一反应就是开车跑路,倒没有太多其他想法。

“我觉得他是佯动,咱们继续观察。”小周说。

韩子昂点点头,地空对抗的门道他也不太懂。

这时,指挥车又发来一条信息:友军雷达发现B-2,位置在K32~K34空域一带。

“这也……太他妈不准了吧?”韩子昂说。这是一部俄军的固定式反隐身雷达,探测距离巨大,代价是位置相当不精确。

在电子地图上,两架歼-20正加速前出,拦截那个疑似B-2的目标。

“咱们……”

“妈的不跑了!那架B-2不简单,估计上面有核弹!咱们必须拦下它!”小周选定“重点扫描”模式,把主要能量分配到B-2可能出现的区域。这会让自己发现F-35的距离减少到一百公里之内,基本意味着躲不过反辐射导弹了,不过附近还有几部营属雷达,也不是全无机会。

韩子昂瞟了一眼小周面前的屏幕:通过数据链可以看到,有好几架疑似F-35的目标正从几百公里外,笔直地飞向自己。在北约的核打击后,防空旅的实力已经下降了一大半,看敌人如此凶猛的来势,估计这次凶多吉少。他知道,附近藏着的防空单位已经不够击落所有来袭敌机了,如果北约飞行员愿意,他们大可飞到自己头上,扔下一枚激光制导炸弹。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老韩,雷达今天保不住了,等会咱们不收雷达,直接转移!”

“好!”韩子昂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双脚踏定离合、油门,准备随时启动。

空中,两架歼-20仍然没有发现敌机。IRST对发现超音速飞行的战斗机用处较大,但对于B-2用处有限。刚才一架歼-20打开雷达,发现了几个模糊的疑似目标,然后就招来了几枚超远程空空导弹,飞行员很快关闭雷达,导弹纷纷脱锁。

“发现目标!”小周激动地大喊道。搜索雷达发现了那架B-2,它正从一百多公里外直扑过来。四营的火控雷达立即照射目标方位,不过迟迟没有形成锁定。小周又切回“全向扫描”,几架F-35的位置出现在屏幕上,早已进入了150公里范围。自己现在还没被反辐射导弹炸飞,说明北约空军很可能也是仓促行动,看来核打击后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歼-20僚机打开雷达,对两个疑似F-35的目标发射了两枚远程导弹,F-35也还以一轮导弹齐射。长机转向加速,迎向B-2。飞了几十公里后,长机终于用雷达锁定了B-2,随即射出剩下的全部两枚远程导弹(另两枚刚才对射的时候打掉了)。这时僚机正在拼命机动,洒下漫天箔条,试图摆脱敌机的雷达锁定。

此时,小周发现两架F-35正转向脱离,直指歼-20长机,看来他们意识到了真正的威胁。不等F-35锁定目标,歼-20发射的两枚远程导弹已经接近了B-2——一架F-35打开弹仓,释放箔条,企图把导弹引向自己。一枚导弹错失目标,另一枚击中了F-35,这架飞机在雷达屏幕上分成几块下坠,很快消失了。

“漂亮!”韩子昂喝彩道。

“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

小周紧盯着屏幕,无暇给老韩解释。歼-20长机刚躲过F-35发射的格斗弹,绕了一圈回到航线上,距离B-2只有几公里了——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格斗弹很可能来不及冷却,无法发射。他本想这架歼-20会再绕一圈,结果它却径直向B-2飞去。

“歼-20上有机炮吗?”

未等老韩发话,歼-20和B-2同时在屏幕上消失了,雷达只能看到几大块残骸,纷纷扬扬地下落。

“这是……”

“操。”小周一把拍在控制台上。

现在是时候操心自己了。歼-20僚机正在和敌机缠斗,无暇他顾,一架F-35趁机溜了进来,甩下两枚火箭助推炸弹。老韩一脚油门到底,雷达拖车向前蹿出,雷达支架吃不住力,摇晃了几下,然后巨大的相控阵天线轰然倒地,砸在拖车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F-35上坐着的仍然是詹姆斯少校。他认为先前未摧毁这部雷达是自己的失职,因此主动请缨,担任危险的最后一击。爆炸的硝烟散去,他惊讶地发现,那部拖车居然还在向前移动。(距离太远,他不知道雷达天线已经掉落)此时他的弹药已经消耗一空,只剩航炮了。詹姆斯蹬舵转向,将拖车套入瞄准环,扣动扳机。

一阵令人牙酸的,炮弹命中金属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老韩猛打方向,雷达车脱离了射击范围。他知道,这附近的树林里有一台自行高炮,是自己逃生的唯一希望。

“开火啊!”

一阵火舌从几公里外的土坡上升起,密集的炮弹织成一张网,准确地网住了詹姆斯少校的F-35。战斗机残骸带着半箱航空燃油砸在373号车附近,冲击波把沉重的雷达拖车像玩具般向空中抛起。

韩子昂醒来时,发现自己大头朝下,被安全带吊在座椅上。他把自己解脱下来,踢碎玻璃,把小周也拉出去。小周脸上被碎玻璃深深地划了一道,双眼紧闭。

“小周!小周!”

“没事,活着呢……”

韩子昂抬头看天,发现一道细线正从西向东,划过天际,轨迹不像是先前那些战术弹道导弹。如果自己的雷达车还在,就可以为反导拦截提供早期预警。他突然明白了:那些B-2和F-35没准都是冲着自己来的,目的是为这些洲际导弹扫清道路。

美国,“守夜人”空中指挥机

“20枚导弹中有14枚击中了8个预定目标。我们已经通过热线,向中俄联军重申了我们的立场。”

“好。”福勒慢慢坐到椅子上,“等待他们回复吧,并为人类祈祷。”

漫长的十几分钟后,热线电脑上的字符开始跳动。福勒和克拉克同时站了起来。

“我们感谢总统先生对人类命运的关切……”

“妈的,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们知道!”福勒激动地一锤桌子。

“他们的条件是什么?”

“他们说,‘无论执行流浪地球计划还是建造飞船,都需要全人类的通力合作,但总统先生计划的的星际舰队更不可能成功,因此,你们的核优势无法带来胜利,只能带来人类文明的彻底毁灭。’”

“我说条件!”

“地球联合政府的主要决策权仍将由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掌握,同时执行流浪地球计划和建造飞船……”

“同时?”

“这是原文:‘人类现有的能力无法建造足够可靠的飞船,因此执行流浪地球计划也同时有助于探索相关技术,我们同样乐于看到总统先生所期待的技术突破。我们还同意把领航员号空间站设计为试验性质的恒星际飞船。在流浪地球计划执行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伤亡并非由于计划本身,而是由于核战争不可避免的影响,我们希望总统先生为全人类考虑,避免人类文明的彻底毁灭……’”

福勒聚精会神地听着,手里玩着一支笔。

“克拉克?”

“长官?”

“我们……我们要允许他们杀死……”

“不,长官,你没有允许他们杀死任何人。你避免了毫无意义的世界末日。”

“长官,他们还有一个条件。”

“说下去。”

“他们要求进行对等报复,核打击凤凰城、费城、圣安东尼奥。”

“长官,我们是否……”

福勒继续玩着笔,“我们能否拦截下来?”

“他们说建议我们关闭反导系统,否则将不得不进行冗余打击。”

“这……”

“长官!”刚才那名制定计划的参谋挤上前来,“我们可以告诉他们北美防空网的相关情报,让他们用500万吨氢弹制造无线电空窗期,这样GMD就无法拦截。”

“告诉我,你的家在哪?”

“佛罗里达,长官。”

福勒摇摇头,又点了点头,“去做吧。”

华沙前线

固守战线,原地待命的命令已经发布。按照条例,韩子昂和小周坐上警卫连的装甲车,准备去最近的四营报道。

“附近有飞行员求救信号!”警卫连长李上尉拍了拍驾驶员的肩膀,“停车,准备战斗。”

不一会,两名战士搀着飞行员,返回车上。飞行员拎着一支冲锋枪,腿上挂了彩,黑色的飞行服裤腿被扯烂了一块,全身被硝烟和泥土熏得漆黑。

韩子昂突然想到了什么,“小周,刚才那架B-2在哪被干掉的?”

小周看了一眼手上的PDA,“东边五公里。”

“飞行员同志,就是你把那架B-2撞下来的?”

“嘿嘿,谦虚,谦虚。”他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嘴大白牙,和漆黑的脸庞形成鲜明对比,显得有点滑稽。

韩子昂看向他的肩章,“王海大队?”

飞行员推开两名战士,立正站好,冲车内众人敬了个礼,“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62301部队,飞行员,刘培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