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宇宙充盈歌颂声 庆祝1958年国庆》

摘自《人民日报》1958.10.01第12版

国庆年年益辉煌,
今年又有新景象。
人民英雄纪念碑,
屹立天安门广场。
广场浩荡人如海,
丰碑巍峨天变矮。
人间出现双太阳,
天上地下增光采。
礼炮轰隆震山河,
普天荡漾红旗歌。
中华自古多豪杰,
今日英雄分外多。
每年一度大阅兵,
万般武艺为和平。
保护革命之成果,
保护建设之结晶。
官兵一致好传统,
军民一致如和风。
如今师长也当兵,
兵同将帅相抱拥。
纪律愈高愈自由,
领导愈强愈民主。
心情舒畅看三军,
生动活泼真神武。
天上神鹰结队飞,
远超音速电可追。
无中飞来静无声,
飞过始听走惊雷。
亦兵亦民固国防,
和平建设巩金汤。
我不犯人人若犯,
定叫战犯早灭亡。
人民群众大游行,
迎头又见红领巾。
项橐七岁教孔丘,
如今遍地小先生。
工农商学队伍齐,
一年成绩多无比。
文工大队体育队,
整齐壮美斗新奇。
万只白鸽影翩翩,
万颗气球飞上天。
气球下面挂飘带,
万条标语似诗篇。
数字指标升火箭,
一天等于二十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
已历二千多万天。
棉花粮食庆丰收,
吃饭穿衣不用愁。
钢浪奔流兼天涌,
矿场沸地起高楼。
迷信破除多泰斗,
飞机创自学生手。
不愁导弹无洲际,
飞艇行将进月球。
飞龙腾云何蜿蜒,
狮子滚球活鲜鲜。
又见孔雀大开屏,
街头遍地采莲船。
人是荷花花入云,
云端仙女思凡尘。
乾坤一座大舞台,
百戏推陈尽出新。
五光十色竞缤纷,
体现民族大家庭。
万众齐声呼万岁,
高歌领袖颂升平。
不仅主人大欢喜,
嘉宾都入陶醉里。
不仅今人大激昂,
古人也有回春意。
纪念碑基有浮雕,
面面生动真枪刀。
逝者虽逾一百年,
风流人物看今朝。
林则徐从碑上来,
洪杨陈李齐喝采。
尤其感动孙中山,
辩舌又使莲花开:
“耕者有田早实现,
资本祸害已归天。
飞机今见满天飞,
铁路轮船不稀罕。
“百年耻辱渺无踪,
外来势力一扫空。
只恨台湾一寸土,
而今尚被腥膻蒙。
“我要大骂蒋该死,
卖国卖身太可鄙。
妄以流氓充将才,
青天白日哪容你!
“无耻超过石敬塘,
万恶还逾张邦昌。
你今承继汪精卫,
认贼作父称儿皇。
“问你于心有何甘,
为虎作怅鬼作聻?
中国于今大改变,
喜中不免为你惭。
“人民意气壮凌云,
斗志昂扬精神振。
要把乾坤重创造,
何难收复台湾省!
“美帝纸虎瓦上霜,
你竟甘心作殉葬。
你已不是中国人,
没有心肝和五脏。”
中山先生声调高,
随风飞入台湾岛。
釜底游魂如悔悟,
跳出油锅时正好。
如不悔悟也无妨,
反正为时已不长。
台湾同胞多爱国,
也将驱逐美和蒋。
红旗插上阿里山,
日月重辉日月潭。
八百万人齐解放,
万声万岁卷狂澜。
游行群众气势豪,
锣鼓喧阗震九霄。
亿兆旌旗红映日,
扬子江翻东海倒。
忽听欢呼如雷喧,
马恩列斯齐开颜。
都从壁上走下来,
打和群众成一片。
四位导师永不老,
公推列宁为代表。
飞升直上天安门,
叫声“同志你们好!”
“亲爱同志毛泽东,
你的领导好作风。
你把主义发展了,
中国革命庆成功。
“人民内部有矛盾,
你教展开大辩论。
矛盾促进新平衡,
促进人民大跃进。
“化除劳力与劳心,
教育定出新方针。
你使人人皆平等,
六亿人民一条心。
“时代发展进高潮,
你今破立两都好。
九年腐朽化神奇,
西风今已被压倒。
“革命事业你出奇,
你用农村围城市。
建设事业又翻新,
后开红花先绿叶。
“劈山开渠天下传,
真见大河上高山。
四害消除人康乐,
四旁绿化多梯田。
“九皋处处出平湖,
蓄小群式以为主。
长江三峡三门峡,
水库工程世界无。
“水稻产量何惊人,
已闻亩产几万斤!
人民公社大且公,
统一工农商学兵。
“共产主义新萌芽,
先从农村开了花。
回头促进工业化,
钢铁机器跨骏马。
“钢铁产量见风长,
速度令人难设想。
今年准超千万吨,
几年就有亿吨强。
“我曾去看展览馆,
机械生产面甚宽。
精密仪器超英美,
电子算机代算盘。
“武汉大桥早建成,
‘东风’直上昆仑顶。
地下宝藏次第开,
行看油橹成森林。
“道路正确方法高,
生产结合大中小。
分级管理勤检查,
统一计划有领导。
“种棉护桃要打尖,
全面建设抓重点。
以抓重点带全局,
远程控制实空前。
“文学艺术百花开,
遍地涌出新人才。
民间歌谣如大海,
转眼平地起楼台。
“科学技术万马腾,
洋土结合莽纵横。
全面铺开基础厚,
高层突破出尖新。
“人民生活大提高,
各尽所能不求报。
条条大路通共产,
多快好省是纲要。
“亲爱同志毛泽东,
无怪人唱东方红。
你是东方红太阳,
六亿人民乐融融。
“伟大中国共产党,
历史使命好担当。
民主阵营团结紧,
修正主义不准狂。
“苏中友好是核心,
团结人类保和平。
产业行将大革命,
全面利用原子能。
“帝国主义途已穷,
最后挣扎如发疯。
如不收敛消灭之,
促使世界进大同!”
列宁致辞话刚完,
画像依然在壁间。
五位导师相向立,
十目含笑默无言。
二次大战祸连天,
结束于今十三年。
大战何由能结束?
人类同声谢苏联。
然而战祸犹新鲜,
又有狂人把火玩。
美帝因收渔人利,
一手原子一金元。
继承轴心旧传统,
自封全球主人翁。
军事基地到处是,
妄想人类归一笼。
中国人民大革命,
胜利红旗出五星。
相映后先红十月,
无产阶级行专政。
驱逐美帝出中华,
世界战略被冲破。
封锁依然心不死,
九年一日奈我何?
远在西部太平洋,
战线构成新月样。
北自朝鲜南越南,
我是封锁之对象。
封锁愈久我愈强,
自力更生增力量。
我已掌握主动权,
倒使敌人受影响。
况有民主大阵营,
苏联为首愈坚定。
和平力量与日增,
请看红色大卫星。
狂人始终不觉悟,
扶殖傀儡联狐鼠。
侵占台湾和澎湖,
更及金门和马祖。
阻挠我入联合国,
颠倒黑白恣栽诬。
说我侵略我领土,
要他美国来保护。
往年武力犯朝鲜,
一直攻到鸭绿边。
中朝人民齐抗战,
战败退回三八线。
今夏西亚妄称兵,
无端侵略黎巴嫩。
世界人民同谴责,
旧账未清新又增。
战争狂人总健忘,
自把绞索套颈上。
索端两头让人拉,
自鸣得意尚扬扬。
炮舰政策早过时,
原子讹诈真儿戏。
妄想吓倒中国人,
哪知今已非昔比!
问题实在很简单,
世界人民早看穿。
杜勒斯如不控制,
就是战争大罪犯。
美军撤退自台湾,
一时一刻不容缓。
莫把华沙作幌子,
谁也不能受欺骗!
不再玩火火自停,
警告狂人早清醒。
干涉中国之内政,
早迟必然受绞刑!
我已声明早在先:
以牙还牙眼还眼。
台湾一定要解放,
北美已非桃花源!
一片军乐声悠扬,
又见秧歌扭满场。
游击作风新八路,
农村风气满天香。
三年苦战改面貌,
社会、自然同改造。
请君东望长安街,
街道已延出城堡。
仅仅苦战五十天,
坦坦大道呈眼前。
待到明年国庆节,
两旁大厦直摩天。
这是建设新榜样,
全国各地都相仿。
积极气概比天高,
人民力量大解放。
人多势众可多好,
劳力集中人手巧。
政治挂帅插红旗,
任何困难都荡扫。
保守、浪费已双反,
群众创造敢又敢。
敢想敢说还敢作,
日月五星听调遣。
古言盘古开天地,
而今盘古到处是。
要拜群众为老师,
群众才能信服你。
奉告右派莫徘徊,
乘时快把头脑开。
时代高温高亿度,
势必融解花岗岩。
从前种种如昨死,
从后种种从头起。
须知天国在人间,
六亿人民皆上帝。
三心二意复何为?
莫再蹉跎莫自卑。
土壤深翻增产量,
思想深翻好施肥。
己不自外自能群,
时不可失争秒分。
丢尽肮脏无负累,
脱胎换骨做新人。
不闻三个臭皮匠,
凑成一个诸葛亮。
如今六亿诸葛亮,
听从中国共产党。
不见三人一条心,
其力之大可断金!
如今六亿一条心,
其力超过聚变氢!
既有民主又集中,
群众拥护开心胸。
帝国主义成孤岛,
亚非南美皆弟兄。
两条道路之斗争,
胜利已然属我们。
两种方法之选择,
已选多快和好省。
人人鼓劲争上游,
上游更有上游头。
永远跟着共产党,
永远跟着领袖走。
国家建设速于音,
黄河黄海万年青。
年年腾欢庆国庆,
宇宙充盈歌颂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