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介入/区域拒止:现代战争的演变

译者说明

本文译自美国空军Christopher J. McCarthy少校的一篇文章,略去了原文最后的作者简介。

原文地址(可能需要科学上网):

本文仅为翻译,不代表译者赞成或反对原文中任何观点。

摘要

在战争史上,对手总会尝试拒止另一方在战场上的行动自由。过去的反介入方式兼有保护己方力量和防止敌军获取优势的目的。作为远征部队,美军正依赖于安全地向战区部署,以及获取和维持制空、制天、制海权的能力。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区域大国,已显现出强壮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用以瓦解美国向西太平洋的力量投射。为了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进行成功的军事行动,美国领导人必须将反介入/区域拒止作为一种新的战争手段,理解与之相关的行动影响,并且消除军事目标和手段之间的任何不平衡。

在战争史上,对手总会尝试拒止另一方在战场上的行动自由。以往的形式包括屏障,例如万里长城或马奇顿防线。然而,在1990年代早期,美国研究人员发现网、天、海、空诸空间拒止行动的联合已愈发威胁美国的军力投射。后续的研究假定未来的对手将倾向于使用这些新的能力来瓦解美军的部署,拒止其进入争议区域。2003年,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将反介入定义为敌军抑制我军进入作战区域的行为,并将区域拒止定义为敌军试图拒止我军在其控制区域内行动自由的行为。

如今,中国作为一个区域大国,已显现出强壮的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以及不清楚的政治军事意图。因此,当美中两国争取军事政治合作时,对于中国逐步浮现的这种能力的仔细考察,揭示了一些美军面临的潜在挑战。中国的反介入能力包括一支强大的弹道导弹部队,其意在攻击关键点目标,例如海空军设施。中国的区域拒止能力由先进的对海和对空系统组成,其意在摧毁关键的移动目标,例如水面舰艇和飞机。反介入/区域拒止同样扩张至支援美军行动的太空和电子领域,意在瓦解美国的军力投射。此外,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格外适用于在对台作战中对抗美军。

作为远征部队,美军正依赖于安全地向战区部署,以及获取和维持制空、制天、制海权的能力。所有这些在越战以来均未受到过明显挑战。然而,现代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已经改变了现代战争的面貌,无论这些先进系统部署在哪里,它们都会对美军的行动自由构成显著挑战。为了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进行成功的军事行动,美国领导人必须将反介入/区域拒止作为一种新的战争手段,理解与之相关的行动影响,并且消除军事目标和手段之间的任何不平衡。

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的影响

“任何大规模战役均依赖于部队在战区内的自由行进。若没有在陆、海、空进行大规模行军的能力,作战就是空谈。”-Milan Vego博士

中国对于“沙漠风暴”行动的分析显示,美军获胜的关键原因之一就是它能在几乎不受敌军干涉的情况下将部队投入战区。中国军队的领导人得出结论,在对美作战中,美军的部署进程必须被瓦解或无效化,而且中国已经成功地开发和装备了满足此种需求的军事力量。现代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有别于以往,这是由于中国先进且联网的武器系统的射程、精确度和杀伤力都大大增强。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并不局限于阻止美军向西太平洋部署,它还希望在某一地点,例如台湾或南海的附近或周围瓦解美军的作战力量。

如果发生战争,中国的反介入能力将由对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组成,它们将威胁美国在冲绳和关岛的关键海空设施。中国已经掌握的短/中程弹道导弹(SRBM/MRBM)足以瓦解美军在冲绳的作战行动,并且最近的研究指出,美国在关岛的海空军设施同样处于中国弹道导弹的射程之内。在和中国的冲突中,如果不使用冲绳的设施,美军以关岛为基地的作战行动将因战线过长和岛上设施有限而变得问题重重。如果没有关岛,作战行动将惊人地困难,甚至根本不可能,由于到台湾距离过远,以及后勤方面的限制。

除了对地攻击力量外,中国的对海作战能力对于美军的区域制海权也是主要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许多(对海)武器引人注目地现代化,并且包含各种反舰导道导弹和巡航导弹(ASBM/ASCM),它们可以从空中、陆地或海上发射。新的DF-21D反舰弹道导弹据估计有着超过800海里(≈1480公里——译者注)的射程,它有可能迫使航空母舰呆在合适的作战距离以外,从而大幅度降低航母战斗群(CSG)的作战效能。

中国的潜艇部队,同样逐步地成为一支可靠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力量,这种能力在2006年日本南部海岸附近的一起事件中得以展现,当时一艘中国柴油潜艇在未被探测到的情况下,突然在一艘美国航母附近,致命射程内浮出水面。中国潜艇部队拥有多种类型的潜艇,装备诸多对舰/对地武器,已经对美军接近台湾附近的基础设施,和西太平洋的行动自由构成了威胁。

对地和对海力量,虽然十分健壮,但甚至不是中国最致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中国的地对空导弹(SAM)网络由一些俄制S-300和类似的国产改型组成,其中许多都可以在100海里(≈185公里——译者注)外拦截飞机。如果美军成功地突破了反介入屏障,中国的区域拒止武器,例如S-300将会防止美军取得它在最近诸多冲突中习惯于拥有的那种程度的制空权。特别地,在1991年以来的每一次军事行动中,尤其是在“伊拉克自由”和“持久自由”(OIF/OEF)行动中,美国空军在空中的行动实质上不受任何干扰。这种为所欲为的制空权在同中国的冲突中不会出现。中国先进的综合防空系统(IADS)的数量和质量,以及他们的现代化歼击机所形成的防空能力是历史上任何一支军队都从未有过的,甚至美军自己。

虽然美国的第五代低可探测性战机,例如F-22A歼击机和B-2A轰炸机预计在面对这些防空系统时有着固有的优势,但它们不能彻底免疫威胁,并且数量有限。美国空军的大部分歼击机、轰炸机和巡航导弹在这些先进地对空导弹面前都极其脆弱,一些专家认为第四代战机,例如F-15、F-16和F/A-18组成的机群在这些防空系统的威胁区域作战时,可能会产生20-30%的损失。先进地对空导弹和歼击机群使得美军第四代战机几乎无法不断地突破防御。并且,最近的报告指出,中国预期最近获取或研发出S-400地对空导弹,这将使中国防空武器的射程加倍,达200海里(≈370公里——译者注)。这一点意义重大,因为这些武器将能够在整个台湾岛范围内拒止战机,这是传统防御性反介入武器如何应用于进攻目的的一个空前例子。

除了强大的对空/对海力量,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已经顺利地扩展到陆、海、空的传统领域之外。中国的网络攻击活动在过去几年内已被世界范围内的记者们广泛宣传,同时中国的反卫星武器现已成为一个合理的威胁,中国2007年击落它自己的一枚失效卫星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对美国网络/太空目标的攻击已经威胁瓦解甚至彻底制止美国军力投射的“战力倍增器”,包括但不局限于卫星通讯和基于全球定位系统(GPS)的导航系统。然而,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最显著影响之一,是中国对美国不断增长的,在战争时间因子上的优势。尽管中国离台湾已经很近,反介入/区域拒止仍然通过干预美军向该地区和任意战区的移动,增加了中国的优势。


图1.中国的地对空导弹和弹道导弹在台湾海峡附近的覆盖范围。这张图描绘了设想中S-300/400地对空导弹和地对地弹道导弹的最大有效射程。*中国目前尚未装备S-400.
(CSS-6即东风-15,CSS-7即东风-11——译者注)

平衡目的、方法和手段

“目标和手段之间的任何不匹配或严重的不平衡总会导致失败。”——Milan Vego

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报告(QDR)认为,美军必须拥有向存在反介入手段的区域内投放力量,从而“制止、防卫和击败潜在敌国的侵略”。但在和中国的战争中,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可以阻止美国向展区内部署足够兵力,并且十分确定能够干扰美国远征作战中一些必要决定性目标的达成:制空、制天和制海权。如果美国的战略目标是击败中国军队,以达到“维持台湾的和平自决权”的目的,那么由于期望目标和同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的军力之间的不匹配,美国所能达到的成果将极为有限。美军作战指挥官必须把中国逐步增长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技术和理论所造成的军事挑战清楚地告诉政府领导人。

尽管存在这些挑战,美军必须为同中国的冲突做好准备,特别是关于台湾防御。首要的注意事项之一就是,美军指挥体系的上上下下需要就目标、方法和手段——当然还有花费和风险——而清晰地沟通。虽然美军在西太平洋的作战胜利当然是有可能的,但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对美军造成的风险是显著的。尝试向战区部署兵力、获取制空和制海权很可能造成(美军)自二战以来从未经历过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美国的战争计划者必须彻底审视美国的联合作战准则,并确定同使用反介入/区域拒止的对手作战需要哪些理念。一个观念上的缺陷是,由于制空、制海、制天权总被假定为可能的,美军并没有在被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保护的区域内组织和部署联合部队的方法。美国空军和海军的“海空一体战”概念对于在这些情况下,如何最好地计划联合作战行动提供了一些新颖的见解。2010年5月提出的海空一体战意在支持联合计划、训练和部署,以达到空前程度的整合,这将确保再被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保护的区域内的移动和行动自由。

为了给美军提出一种能够挑战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新型远征作战模式,海空一体战必须改进空、海、陆、天、网各方面的协调。一个例子是,正如美国空军参谋长所言,军队需要“更好地整合作战中心”。反反介入/区域拒止的计划同样必须有效地协调美国空军和海军的核心竞争力,以保证美军既能了解他们的最大潜能,也能确定任何能力缺口。海空一体战或许专注于美国空军和海军的力量投射,但计划者必须考虑到美国所有武装力量的能力,来确定如何最大化美军面对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的生存能力。

海空一体战十分重要,因为如果想要击败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为美军的传统作战方式找到可持久的替代是决定性的。传统的部署和调动方式会招致不可接受的风险,因此必须被重新考虑。例如,美军无法保证在防御台湾的情境下,从嘉手纳和关岛出发的作战行动不受干扰,因为这些岛屿上的设施在中国的攻击面前极度脆弱。类似地,美国海军的水面部队再也无法保证能安全进入西太平洋,因为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力量威胁压制或摧毁这些高价值目标。另外,美国远征部队以往所必须的持续制空、制天、制海权将根本不可能达到伊拉克自由/持久自由军事行动中的那种水平。

除了这些挑战,台湾的成功防御还需要美军从距离战区足够近的基地出发来持续执行作战任务,以及充分抵御反介入/区域拒止的威胁。以往的研究考虑到了海空军在该区域内的备选基地,但多个简单基地的后勤显得过于笨重以至于无法承受。另外,任何中国弹道导弹射程内的基地都可能是脆弱的,将需要联合弹道导弹防御、防空和制海能力,以保护地面设施和部队的安全。

这些问题应当提醒联合作战规划者,检查防御的作战效能,这包含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最大化联合作战潜能所必需的的行动。由于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有能力瓦解美军向潜在作战基地,例如关岛的部署,太平洋司令部的作战规划者们必须考虑美国全部武装力量的能力,来确定如何最大化美军面对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的生存能力。在美军有能力减缓中国的反介入威胁,并且可靠地执行支援台湾防御的作战任务之前,(美军)很有希望确保关岛的制空权,必须确保岛屿周围的制海权。美国海军将中国潜艇和水面舰艇阻挡在对地导弹射程以外,以及保证关岛海基防空的能力格外重要。

当确保关岛周围的制空、制海权后,必须部署一支联合弹道导弹防御(BMD)部队来防守这座岛屿,以为海空作战行动打下基础。美军一切部队之间的协作十分重要,因为美国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在卫星传感器数据、海军宙斯盾舰、陆军的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THAAD)和“爱国者”地对空导弹等进行最大整合后,才能发挥最高效能。美国同样必须使用网络作战手段,既用来保护和友军行军作战相关的信息,也用来干涉中国定位和攻击岛上美军力量的能力。

在区域控制方面,美军需要在可以接受何种程度的制空、制天、制海权上转变思想,才能战胜反介入/区域拒止。如今的美军联合作战准则得到了越战以来经验的支持,它本质上假定取得这些控制权(即制空、制天、制海权)不仅是可行的,而且对于进行远征作战,是一种普遍需要。然而,当美军需要在反介入/区域拒止保护下的区域作战时,在所有领域取得控制权将是一个主要的挑战。暂时,对天空和海洋的局部控制是更加现实的预期,如果专注于对一些精心选择的战争准则的应用,同时平衡作战行动中的诸多因素,是可能达到这个目标的。例如,在某一特定时间和空间,经挑选的大量美军部队将创造奇袭、饱和、击溃防空力量的可能性。这种兵力集中将创造暂时的位置优势,有可能实现特定目标。另外,和过去的战争不同,美国必须同时为进攻性和防御性的反卫星、网络战争做好准备,并且必须能够在不使用这些系统的情况下有效作战。

在台湾作战的情境下,反介入/区域拒止力量可能防止美军直接攻击中国的许多重心。然而,由于中国是幅员辽阔,而区域拒止武器通常昂贵而数量有限,因此它们无法同时防御跨越庞大地理范围的多个决定性要点。在此情况下,正如联合出版物3-0(JP 3-0)的建议,美国的军事胜利将取决于非直接手段。因此作战指挥官需要考虑用合适方法找出中国未被反介入/区域拒止保护的决定性弱点,“用来在其重心获取影响力”,例如攻击指挥和控制设施,割断通信线路(LOC)。一个非直接手段的例子就是在马六甲海峡攻击中国的商贸和资源海运。由于中国80%的进口石油均经过这片水域,该海峡可以说是美国和中国在西太平洋冲突的一个潜在关键点。

反介入/区域拒止是战争的新面孔吗?

不管中国军队最近的迅速现代化,(美军)有两个理由相信西太平洋的情况不像看上去那么悲惨。尽管中国的军事能力大幅度改善,但中国有许多内部问题,阻止它在不久的将来威胁美军。更重要的是,尽管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在西太平洋是一个可行的威胁,但反介入/区域拒止并不会是现代战争的唯一面貌。

尽管中国的军力增长给人以深刻印象,不过研究指出了阻止中国对美军造成严重威胁的三个缺陷:中国的国防预算低于美国,中国军队真正现代化的比例相对小,同时中国在后勤、战备、训练和作战经验领域面临严重不利。

虽然这些争论或许有其价值,但就国防预算和现代化比例的对比在讨论反介入/区域拒止对美军的潜在影响时基本无关。中国明智地向设计用于同美军力量作战的弹道导弹和防空导弹技术投资。例如,美国有11艘航母但中国一艘也没有这件事并不重要,因为中国的反舰导弹被设计用于防止美军战舰进入作战区域,从而抵消这美国的这一优势。

不过,中国的后勤、训练、战备标准,很可能低于美国的标准,这或许代表了美军的一种相对优势。同样地,历史证明美军组织现代作战的经验比中国丰富得多,这也是中国的一个劣势。但这些因素加起来还并不是全部。例如,美国再多的作战经验也无法改变S-300防空导弹可以在台湾海峡上空拒止大部分美军飞机这个事实。

反介入/区域拒止的重要性远超出台湾。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直接影响到南海和西太平洋的力量平衡,因为中国持续运用其新的军事力量来显示它对区域领导和全球影响力的追求。另外,不断增长的趋势表明反介入/区域拒止造成的不平衡不仅限于中国,因为2009年有另外14个国家掌握了S-300防空导弹。伊朗现在据信并未拥有S-300,但他们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就在试图获取现代反介入/区域拒止技术。类似地,伊朗的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部署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将通过拒止对方进入波斯湾来改变中东的力量平衡,这只是反介入/区域拒止扩散危险性的一个例子。

无可否认,反介入/区域拒止并不是美军在21世纪面临的唯一挑战,而且现代冲突的面貌极度复杂。最近许多战争的面貌都被定义为“混合”的,尽管这个概念并不新鲜,因为敌方有效地运用了正规战和非正规战元素。混合战争,而非运用反介入/区域拒止的国家行为,从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成为了美军努力的中心,它需要在异国打击叛乱的创造性手段。此外,非正规作战自2008年以来已成为国防部(DoD)的优先事项。同样,它驱使了现在人们对组织作战的大部分思考。

然而,(思考非正规作战的)同样许多专家同意,混合战争并不能替代传统战争,或者消除准备传统战争的必要性。不过,反介入/区域拒止技术同样增加了混合战争造成的危险,这是反介入武器向世界范围内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扩散所导致的。但在国防部宣称必须在传统和非常规能力之间取得平衡,并强调对优势常规部队的需求之时,美军仍对同部署在世界许多地方的现代反介入/区域拒止系统作战准备不足。因此反介入/区域拒止成为了定义现代战争演变的决定性潜在主题,不管是正规、非正规还是混合作战。只要美军未就对抗反介入/区域拒止做好准备,美军就将同1940年的法国承受同样的命运:无法理解现代战争演变所导致的军事失败。

结论

正如闪电战在1940年改变了战争那样,反介入/区域拒止技战术重新定义了现代战争的面貌。反介入/区域拒止藉由拒止(美军)所关心区域附近的移动和行动自由,破坏了当前的美国军力投送,并且清晰地揭示了美军在同中国在台湾货南海冲突时将遇到的问题。而反介入/区域拒止的影响也远远超出西太平洋的冲突。为了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成功作战,美军必须理解现代技术对战争造成的影响,来恰当地对这种演变做好准备。战争计划者必须使用革新的联合计划理念,例如海空一体战和联合力量的有效整合,来帮助调用美军可用资源达成期望目标。反介入/区域拒止不仅增加了(美军)进行传统战争的危险性,也同样为世界各地的非国家行为者提供了增加非正规或混合战争效力的选项。

建议

美国国防部应当考虑如下行动,以适当地为在现代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下的作战做好准备。

·接受反介入/区域拒止为传统战争面貌的根本变化,因为拥有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对手可以在军事行动范围内拒止移动和行动自由。
·重新评估和对反介入/区域拒止作战相关的联合作战准则。
·确保美军有完成战争目标的手段。
·接受同反介入/区域拒止威胁作战不断上升的风险,或者改变目标。
·把“海空一体战”这一创新作为整合所有部队控制和指挥的开端,理解现有平台对抗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最大潜能,确定需要弥补的能力缺陷。不能仅仅局限于美国空军和美国海军——应当鼓励来自其他部队和部门的合作。
·了解尽管中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是一个典型例子,但挑战并不仅限于中国。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扩散已值得注意,它们对美军向全球的力量投射构成了挑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